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零五章天印锁妖
    浮萍用手臂勾着云途的脖子,她的嘴巴贴到了他的脸颊。

    温柔的嘴唇,软软的体香。她身上的味道让他痴迷,让他沉醉,让他迷失。

    终于,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背叛了师门,但是,他没有背叛男人,他做了一个男人所该做的事情。

    那个夜晚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便确定了。

    云途在茅山脚下,寻了一个空地,建了一座草屋,房屋虽然简单,但对于云途来说,哪里是他的乐园,是他的温柔乡。

    在浮萍到来茅山后的一段时间,茅山发生了很多怪事。茅山的弟子也接二连三的失踪。后来,谭天掌门在山谷里找到了茅山弟子的尸骨,但是,他们的肉都被千年狐狸吃了。谭天师尊用茅山法器,找到了那个千年狐狸的藏身之处。

    当谭天掌门手持“七情光剑”,势要好千年狐狸决一死战时,他看到了他所不该看到的景象。他最得意的弟子云途正在床上和那个狐狸精亲热。

    谭天掌门人恼羞成怒,他舞动“七情光剑”,诛杀千年狐狸。危机关头,云途用自己身体挡住了谭天掌门的剑,千年狐狸趁机逃跑了。

    然后,谭天师尊把云途关押在后山的思过崖。

    这一关便是十五年。

    十五年里,云途没有离开过思过崖半步。晨钟暮鼓,诵经念文,一刻也没有停止。看到云途如此刻苦,谭天掌门认为云途已经改过自新了。

    刚好,茅山脚下,江宁城出现了魈鬼。伤人无数,谭天掌门派了诸多茅山弟子,都没有成功。万般无奈,谭天掌门想到了云途。他觉得,云途反思多年,是该让他下山出力,将善补过,同时弘扬茅山之侠义精神了。

    云途下山后,和魈鬼大战三百回合,最后,体力不支,被魈鬼重伤。

    重伤的云途被浮萍所救。浮萍是千年狐妖,其中的媚术,一般人是抵挡不住。何况云途和她又有旧情。一来二去,云途和她再续前缘了。

    此时的浮萍已经不同于往日了。她和云途亲近的目的是要报之前谭天师尊伤她的一剑之仇。浮萍先是协助云途,找到了魈鬼的克星“无字天印”。然后,她又协助云途把魈鬼封印在“锁妖塔”。

    无人能降服的魈鬼被云途降服了,云途在茅山派中的声望如日中天了。渐渐的,谭天师尊也被云途压下去了。

    在谭天师尊声望跌入谷底时,浮萍对谭天师尊动手了。

    她魅惑云途,让云途把谭天师尊引到“锁妖塔”,然后,浮萍又用“无字天印”把谭天师尊给封住。关键时刻,谭天师尊发现了浮萍的阴谋,在他魂魄消散之际,反制浮萍。于是,他们三个人全都被“无字天印”封锁在“锁妖塔”了。

    …………

    断断续续的,清风道长把云途的事情讲完了。云无痕听了一个大概意思。凤绫儿也是心生感慨。她所感慨的并非谭天师尊被浮萍所伤,而是浮萍对云途的一番情意,最终也没有落一个好下场。

    “小兄弟,你现在明白了吧。”清风道长说,“天印是用来封锁魈鬼。你若是把封印解了,魈鬼重出,危害人间,其中的责任,你负担不起,我也负担不起。”

    “不对,不对。”云无痕摇头说,“照你这么说,天印是放在‘锁妖塔’,用来封锁魈鬼。但是,这个封印是青儿给我啊。所以,天印有一段时间并不在茅山。”

    “青儿?你说的青儿可是一个女鬼?”清风道长问。

    “这件事情和青儿有什么关系?”云无痕问。

    “青儿在阳间时,冤屈而死,魂魄游荡世间,被‘四方鬼魅’收为心腹。‘四方鬼魅’想借助天印,帮其升天。青儿就来到了茅山,进了‘锁妖塔’,拿走了天印。”清风道长说。

    “还是不对。”云无痕说,“青儿死了不足三百年,道行很浅,怎么可能进入‘锁妖塔’?”

    凤绫儿点头说:“是啊,师尊,你这话说不过去。我们进来时,看到塔顶的符文可以镇住千年的妖狐。青儿一个小小的鬼魂怎么进的来啊?”

    “你们又有所不知了。”清风道长说,“方才,贫道说了,千年狐狸想要封锁谭天师尊时,反被谭天师尊封锁在里面。最后,他们三个人都被封锁在‘锁妖塔’内了。数百年来,他们三人的魂魄一直的斗争。谭天师尊是想办法要永久的封存他们。而魈鬼和千年狐狸则是想尽一切办法要逃出‘锁妖塔’。云途因为迷了心窍,便听从了千年狐狸的妖言了。那个女鬼便是利用他们争斗的时机,进入‘锁妖塔’,拿走了天印。”

    “既然天印被拿走了。千年狐狸和魈鬼为什么不离开‘锁妖塔’啊?”云无痕问。

    “天地万物,循环雷动。周而复始,有始有终。”清风道长说,“当初,谭天师尊用天书封印了他们,现在,他们要想离开,也需要天书来解开封印。魈鬼让你把天书扔进这个箱子里,便是要焚毁天印,它便可逃之夭夭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云无痕说,“之前,我在后山遇到了白头发老头,也就是你说的云途了。他既然是在后山出现,自当是能离开‘锁妖塔’了。而你方才又说,不把天书焚烧了,他们离不开‘锁妖塔’,你这话说的前后矛盾啊。”

    “逃出‘锁妖塔’的不是云途,是他的魂妖。魂妖无形无影,‘锁妖塔’困不住他。不过,因为魂妖无形无影,对人也就没有任何的攻击性了。”

    云无痕扭头看着凤绫儿。对于清风道长所讲的这些,云无痕并不十分的清楚,凤绫儿之前说过一些关于魂妖的事情,云无痕是想求证清风道长所讲的是否属实。

    凤绫儿微微点头。

    “小施主,你现在相信贫道的话了吗?”清风道长问。

    “既然云途的魂妖能逃出去,千年狐狸的魂妖为什么不逃出去?”云无痕问。

    “因为千年狐狸没有魂魄。”清风道长说。

    “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了。”云无痕说,“千年狐狸逃不出去,她就鼓动云途,让云途的魂妖逃出去?然后,设计抓住白灵,引诱我来此,焚毁天印。”

    “师弟,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清楚了。既然清风师尊没有骗咱们,你就把天印给师尊吧。”凤绫儿说。

    云无痕用手晃了晃“无字天印”,用很诙谐的语气说:‘这东西,黑乎乎的,一点都不好看。我才懒得要它呢。送给你了。’

    云无痕把“无字天印”对给清风道长。

    “多谢两位的体谅。”清风道长单手合十,说。

    “打住。”云无痕说,“咱们可是说好了,我还给你天印,你帮我找到白灵。”

    “白灵真的没有在‘锁妖塔’。”清风道长说,“或许,云途把白灵放在另外一个隐秘的地方了。”

    “你意思是还让我去找云途,不,是云途的魂妖?”云无痕问。

    “你去见云途。只要他说出把白灵藏在何处了。不管他提出任何条件,你都答应着,等你回来,咱们再想办法。”清风道长说。

    云无痕遵从清风的意见,去后山密林见云途了。

    云途非常的愤怒,是以,他见到云无痕时,立刻扑倒云无痕的身上,张牙舞爪,是要云无痕撕烂。

    “省省力气吧。”云无痕说,“你要是能伤到我,我就不会来见你了。”

    “清风骗你,你这么做会害死白灵。”云途说。

    “我就纳闷了,你好歹也是茅山弟子。并且,你还是宗师级别呢。你怎么就会被一个狐狸精给迷惑了?几百年过去了,你还执迷不悟吗?”云无痕问。

    “你给我闭嘴。”云途怒道,“你小子算什么,怎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以为我很想管你的事情吗?”云无痕反问道,“你要是不抓走白灵,鬼才想和你说话呢。”

    “阿狗哥,你这话不对。我是鬼,但我并不想和他说话。”不知何时,青儿也飘来了。

    “青儿,你也来了啊。”云无痕知道青儿就在他身后,他没有回头。

    “阿狗哥,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帮我做了吗?”青儿问。

    云无痕只想着救白灵了,倒是把青儿的嘱托抛诸脑后了。云无痕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说:“青儿,你放心。我离开茅山前一定会帮你完成。”

    “你的话能相信吗?”云途冷冷的说,“你也曾说要救白灵。但你现在是所作所为,不是救出白灵,而是害了白灵。”

    “害白灵的人是你,不是我。”云无痕怒道,“云途,你在‘锁妖塔’里面呆了百十年,脑袋真的呆坏了吗?你是人,和他们不一样。即便是死了,你依然是人。清风老道说了,只要你说出白灵在哪里,他就答应,把你的魂妖放出去。让你投胎转世,难道,你就想世世代代的困在这里吗?”

    云无痕的话说到了云途的痛苦,他低头不语。

    “云途道长,阿狗哥的话有道理啊。生而为人,死而为鬼。这是天地之道。像咱们这样成为魂妖,生不得,死不得。这算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