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零七章大功告成
    说话间,三人来到山峰之巅,遥遥的,云无痕看到有一个很大的荷花。

    “道长,白灵在哪里啊?”云无痕问。

    “哪里?”清风道长用手指着远处的荷花说,“咱们过去吧。”

    清风道长“御剑飞行”,带着云无痕和凤绫儿,来到荷花跟前。云无痕远远的看着荷花,并不觉得荷花有多么的大,现在靠近了,云无痕才发现,这一朵荷花可是硕大无比。

    云无痕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爬上荷花。他怀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把头伸到荷花里面,云无痕看到花蕊里面有个白点。

    “白灵,是你吗?白灵。”

    云无痕的话音未落,一道白色的闪电冲到云无痕跟前。然后,那个白灵轻飘飘的落在云无痕的肩膀上。

    “白灵,真的是你啊。白灵。”云无痕大喜,他张开手臂,白灵跳上云无痕的怀抱里。“白灵,我想死你了,你有想我吗?”

    “吱吱……”

    白灵用牙齿咬着云无痕的衣襟,轻声的哼叫。

    凤绫儿也凑过去,伸手摸着白灵的脑袋,小声的说:“小白灵,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凤绫儿姐姐啊。”

    白灵抬头,看到凤绫儿,它两只前蹄拱在一起,就像是拱手。云无痕笑着说:“师姐,白灵不但认识你,它还给你施礼呢。”

    “白灵,你真可爱。”凤绫儿用手摸着白灵的脑袋,笑嘻嘻的说。

    “小施主,你确定你要带走它吗?”清风道长问,“你可知道,白灵是属于这里,这里才是她的家。”

    “师尊,白灵的主人不是我,是木蓉妹妹。她昏迷前,要我好好的照顾白灵。若是,她醒了,看不到白灵,她一定会很生气。”云无痕说。

    “贫道明白你的意思了。”清风道长说,“既然找到了白灵,咱们回去吧。”

    清风道长“御剑飞行”,带着云无痕和凤绫儿回到了茅山。

    茅山脚下。

    “两位还要上去吗?”清风道长问。

    “师尊,我答应青儿和云途的事情还没有做呢。”云无痕说。

    “贫道回去后,会念经诵佛,为他们超度。小施主若是相信贫道,就把这件事情交给贫道吧。”清风道长说。

    “我当然相信师尊了。”云无痕说,“我在这里替他们两个谢谢师尊了。”

    云无痕弯腰想要作揖,清风忙拦住了云无痕,说,“你不是茅山弟子,无需多礼。”

    “之前,我们两个冒充茅山弟子,冲撞了师尊,对不起。”凤绫儿抱拳施礼。

    “姑娘英姿飒爽,不输男儿。他日,姑娘定有一番作为。贫道是要恭喜墨行子师兄了。”清风道长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两位,就此作别吧。”

    清风道长打了一个手势,扬长而去。

    “道长平易近人,当真是有宗师风范。”看着清风道长的身影,云无痕赞叹道。

    “人都走远了,别再后面拍马屁了。”凤绫儿说。

    “师姐,我说的可是肺腑之言啊。”云无痕说,“我已经发誓了。此生要做一个像道长这样的宗师。行侠仗义,斩妖除魔。”

    “斩妖除魔可是我的理想。”凤绫儿说。

    “咱们两个一块斩妖除魔,浪迹江湖,不也很好吗?”云无痕说。

    “和我一起浪迹江湖。你的木蓉呢?你不管她了吗?”凤绫儿笑着说。

    “师姐,你这个人真的很扫兴了。”云无痕撅着嘴巴说,“咱们辛苦了这么多天,好容易可以喘口气了。你又给我添堵了。”

    “好吧。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师弟。”凤绫儿装模作样给云无痕赔礼。云无痕当真不会生气了,他用手指点了点凤绫儿的额头,扭头跑了。

    看着云无痕的身影,凤绫儿一阵的辛酸。

    云无痕怪她提及木蓉,她自己又何尝想提及木蓉啊。只是,凤绫儿知道云无痕心里有一个木蓉,每当想起这件事情,她便不快。每次,有意无意的,她就会有意无意的提及木蓉。甚至于,更多时候,她并不愿意提及木蓉,每次说出来,她都会后悔。

    就像现在,她和很享受和云无痕在一起的无忧无虑的时光。所以,看到云无痕远去的身影,凤绫儿心里也是不停的在埋怨自己。

    云无痕走了一箭之地,转身看到凤绫儿并没有跟上。他大声的喊:“师姐,你怎么不走了?”

    “哦!”

    凤绫儿应了一声,缓缓的走过去。云无痕看到凤绫儿并不开心,他正要用手指刮凤绫儿的鼻子,凤绫儿扭过头,躲过了。

    “师姐,你怎么了?”云无痕问。

    “女孩子的鼻子不能随便被人碰。”凤绫儿说,“除非是……”

    “除非是什么?”云无痕问。

    后面的话凤绫儿没有出来。在她很小的时候,嬷嬷告诉过她,女孩子的鼻子是要被最爱她的男人触摸呢。

    “师姐,你到底怎么了?”云无痕不解的问,“从青丘国回来,你就不高兴。你是不是不喜欢白灵啊?”

    “你胡说什么啊。”凤绫儿说,“白灵这么可爱,我怎么不喜欢白灵呢。”

    云无痕把白灵放在了怀里,白灵正探出头,朝外张望呢。凤绫儿用手摸了摸白灵的脑门,说:“白灵这么可爱,我怎么不喜欢它啊。”

    “师姐,到了前面的集市,咱们买一个竹筐吧。”云无痕说,“老是把白灵放在怀里,会把它闷坏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咱们走吧。”凤绫儿说。

    两个人带着白灵,一路前行,走了一个时辰,来到了一个小镇。镇子虽然不大,但非常的热闹。云无痕和凤绫儿先是来到一处卖编织竹筐的地方,买了一个竹筐,把白灵放进去。

    云无痕的肚子“咕咕”的响了。他看到左边有一家客栈,正要和凤绫儿去客栈,白执礼迎面走来。在这里看到白执礼,云无痕吃了一惊。

    “白公子,你怎么在这里出现了?”云无痕问。

    “我在等你们两个啊。”白执礼摇着折扇,缓缓的朝云无痕和凤绫儿走来。到了跟前,白执礼拱手作揖,云无痕不习惯书生这一套,也就随便应付了。

    “白公子倒是个实在人啊。”云无痕说。

    “我若是说在这里和两位刚好相遇,云公子也不信。”白执礼笑着说,“与其撒谎,倒不如实话实说。这样,白某心里也轻松。”

    “白公子等我们所谓何事?”云无痕问。

    白执礼手指着前面的客栈,说:“咱们能否到客栈里,边吃边说啊?”

    听白执礼这么一说,云无痕吃了一惊。云无痕拿眼睛打量着这个白衣书生,云无痕忽然觉得白执礼有些深不可测了。就拿方才的事情,若是白执礼随口一说,误打误撞,倒也没有什么。若是,白执礼看透了云无痕的心事,知道云无痕要去吃饭,所以才邀请云无痕赴宴。这种未卜先知,亏心事请的本领就比较厉害了。

    “你我素不相识,上次叨扰白公子,已是无礼了。今日,万万不能让白公子请吃饭了。”凤绫儿说。

    “白某并没有说要请两位吃饭。”白执礼笑着说,“我这个人小气的很。上次请两人吃饭了,饭钱你们还没有还呢。要不这样,两位今日就请我吃顿饭吧。”

    云无痕看着凤绫儿。凤绫儿心里有一万个不乐意和白执礼在一起吃。但是,白执礼说出这样的话,自己若是在拒绝,似乎有欠钱不还的意思。

    寻思片刻,凤绫儿说:“好吧。我身上还有些许碎银子,只要白公子不怕饭食简陋,就跟我们去吧。”

    “我这个人很好养活。粗茶淡饭,只要是能吃饱便是了。”白执礼说。

    凤绫儿在前面带路,三个人来到客栈。店小二在门口张望,他看到三位客人,忙点头哈腰,迎了进去。凤绫儿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店小二用麻布把桌椅擦拭干净,凤绫儿先让白执礼入座,她坐在白执礼的对面,云无痕则在中间打横。

    “三位客官,谁去点菜?”店小二问。

    云无痕看着凤绫儿。凤绫儿抢先说:“师弟,你去吧。咱们的钱不多,你看着点便是了。”

    云无痕跟着店小二去了。凤绫儿冷眼看着白执礼。白执礼被凤绫儿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忙赔笑说:“姑娘为何如此看我?”

    “你不是本地人?”凤绫儿问。

    “呵呵!!”白执礼笑着说,“姑娘好眼力。实不相瞒。我是青丘国人。来黑齿国也有一段时间了。自认为,我的口音已经很接近黑齿国人了。姑娘是怎么看出我是青丘国吗?”

    “青丘国人多东夷族。他们的耳垂是双的。”凤绫儿说。

    “姑娘看出我是双耳垂了?”白执礼问。

    凤绫儿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看到你的耳垂。但是,大街上的行人。他们都是把头发梳起来。只有你,头发是披散开。你是故意遮挡住耳垂,所以,我就猜测,你耳垂一定是和他们的不一样,你故意遮挡。”

    “呵呵!!”白执礼依旧冷笑道,“姑娘不但眼力厉害,判断能力也非常的厉害。白某佩服佩服。”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们?”凤绫儿问。

    白执礼一愣。随即,他否认道:“姑娘,你这话可就没有道理了。我何曾跟踪你们啊?虽说咱们最近几日,相见的比较隐情。但也不能就此说我跟踪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