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零八章沙棠花
    “你们聊什么呢?”云无痕笑嘻嘻的走来。

    白执礼抬头看着云无痕,说:“我和凤姑娘随便谈谈。哎,对了。云公子,你这箩筐里是什么啊?”

    “白灵。”

    云无痕说话时,随手把框子盖打开,白执礼探头,看到了白灵,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云无痕没有看到,白执礼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九尾灵狐吗?”白执礼问。

    “你认识啊?”云无痕反问。

    “不认识。”白执礼说,“听说,这东西可是上古神物,咱们普通人怎么可能认识啊。云公子,你是从哪里找到的灵狐啊?”

    “这件事情说来就话长了。”云无痕说,“若是有机会。我详细的说给白公子。”

    云无痕把竹筐盖上了。白执礼似乎意犹未尽。但他并没有向云无痕说明。白执礼和云无痕说话时,凤绫儿就在一旁冷眼旁观。白执礼的一举一动,都没有投过凤绫儿的眼神。

    “白公子不知道九尾灵狐的来历吗?”凤绫儿问。

    “姑娘何处此言?”白执礼说,“我一个凡人,不知道灵狐的来历,难道姑娘觉得很奇怪吗?或者说,依照姑娘的话,白某似乎是应该知道灵狐的来历了?姑娘又如何能替白某做决定啊?”

    白执礼的这番话,不仅吧凤绫儿给绕晕了,云无痕也被他绕晕了。

    “白公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读书人打交道吗?”云无痕说,“本来一两句话都可以说清楚的事情。你们非得说长篇大论。”

    白执礼忙拱手道:“云公子,让你见笑了。”

    这时,店小二端着酒菜来了。酒菜上齐后,三人开始动筷子了。凤绫儿不喝酒,云无痕倒是兴致不错,救出了白灵,算是完成了他的一件大心事。是以,他和白执礼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喝的很是尽兴。

    “白公子,你为什么去茅山啊?”云无痕问。

    “我和清风道长算是旧相识了。”白执礼说,“我这次路过茅山,作为朋友,难道不该到茅山拜访故友吗?”

    “你和清风老道是故友?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云无痕说,“白公子,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你和清风道长都是故友了,想必你在江湖上,威望也很高吧。”

    “云公子说笑了。”白执礼道,“我是读书人。没有行走过江湖,拿来的人望啊。实不相瞒,这次能和云公子相遇,云公子若是不嫌弃,愿意交我这个朋友。云公子也只是我白某人的第二个朋友。”

    “如此说来,能作为白公子的朋友。我应该感到荣幸啊。”云无痕笑道。

    “云公子,你取笑我了。”白执礼起身,说,“白某要去茅厕,失陪了。”

    白执礼摇摇晃晃的离开。凤绫儿瞪了云无痕一眼,怒道:“师弟,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就和他喝酒。”

    “师姐,我就不理解了。白公子人不错啊。你为什么就看不上白公子啊?”云无痕问。

    “我总觉得,他这个人城府很深。”凤绫儿说,“总之,咱们离他远些就对了。还有,我方才发现,白执礼看到白灵时,两只眼睛都发亮了。你可要看好白灵啊,万一再弄丢了,你可就对不住木蓉了。”

    云无痕用手拍拍竹筐,说:“师姐,你放心吧。不会再弄丢了。”

    白执礼摇摇晃晃的回来了。他一手扶着桌子,挤出一丝笑容说:“白某不胜酒力,有点醉了。让两位见笑了。”

    云无痕起身说:“我也要去趟茅厕。白公子,失陪了。”

    “云公子,要不要我扶着你啊?”白执礼问。

    云无痕举起手,说:“白公子看不起我,以为我也醉了?白公子放心,我阿狗可是千杯不醉。这点小酒,奈何不了我。”

    云无痕拍了拍白执礼的肩膀,也晃晃悠悠的出去了。、

    等云无痕离开了客栈。白执礼从怀里拿出一个手帕,放在桌上,他又缓缓的打开手帕,手帕里是一个金锁,凤绫儿的金锁。

    “可是姑娘的东西?”白执礼问。

    凤绫儿看了看桌上的金锁,又看了看白执礼,问:“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姑娘,快点把金锁收起来吧。这可是一件不寻常的宝物,好多人为了它舍弃了性命呢。”白执礼说。

    “不就是一把普通的金锁吗?有何珍贵了?”凤绫儿不以为然的说。

    “姑娘可知金锁的来历?”白执礼问。

    “不知道。”凤绫儿说,“你知道吗?”

    “此处不是谈论这件事情的地方。姑娘把金锁收好便是了。”白执礼说,“机缘到了,姑娘自然知道金锁的来历了。”

    凤绫儿收起金锁。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凤绫儿问。

    白执礼解开腰带,放在桌上,凤绫儿看到白执礼的腰带上有一朵黑色的花朵,宛若海棠。

    “姑娘见过这朵花吗?”白执礼问。

    凤绫儿皱着眉头,寻思片刻,她想起来了,曾经,在她父亲的腰带上,她是看到过这样的花朵。只是,凤绫儿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好像看到过。”凤绫儿说,“但是,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了。”

    “这朵花叫沙棠花,青丘国的国花。”白执礼说。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凤绫儿问。

    “实不相瞒。我来此的目的是保护姑娘。”白执礼说。

    凤绫儿用质疑看着白执礼。白执礼笑了笑,说:“我知道,姑娘并不相信我。没有关系,时间久了,姑娘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是在想,你用什么来保护我?”凤绫儿问,“会武功吗?”

    白执礼摇摇头。

    “你会法术吗?”凤绫儿问。

    白执礼摇摇头。

    “你什么都不会,你怎么保护我?”凤绫儿问。

    “行走江湖,靠的不是武功,是智慧。”白执礼说,“上派我来了,自然是经过各方面的考虑。”

    “我现在是墨山弟子,妖魔鬼怪都不是我的对手,还用你来保护?”凤绫儿说,“吃完饭,你从哪里来的就回到那里去吧。”

    “好吧。我回去也可以。但是,我必须把白灵带回去。”白执礼说。

    “不行。”凤绫儿说,“白灵体内有木蓉的魂魄。他是不可能让你把白灵带回去。”

    “我需要你 的帮助。”白执礼说,“你也是青丘国人,你知道九尾灵狐对于青丘国人意味着什么。”

    “这样吧。我帮你看护白灵。等把木蓉的灵魂从白灵体内取出,我带着白灵会青丘国。”凤绫儿说。

    “我不能让你拿着白灵的性命冒险。”白执礼固执的说。

    “好啊,你有本领你就带走白灵吧。”凤绫儿愤怒的说。

    白执礼还想坚持说服凤绫儿,云无痕摇摇晃晃的走来了。白执礼忙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凤绫儿只顾着吃饭,不理会白执礼。白执礼拿着酒杯,若有所思。云无痕看了看凤绫儿,又看了看白执礼。

    “我走之后,你们两个说什么呢?”云无痕问。

    白执礼和凤绫儿都不搭理云无痕。

    云无痕用手指着白执礼说:“白公子,你来说。”

    “我说了云公子可依我吗?”白执礼问。

    “你说吧。只要是我做到的事情。我云无痕绝对不会推辞。”云无痕用手拍了拍白执礼的肩膀说,“白公子,你不是说过嘛,咱们两个现在是朋友了。朋友有难,我自当是两肋插刀了。”

    “云公子如此豪爽,我也就明说了。”白执礼说,“云公子,我是想……”

    “师弟,我给你说的事情你忘了吗?”不等白执礼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凤绫儿忙急着插口,打断了白执礼的话。

    凤绫儿知道白执礼是要向云无痕所要白灵。凤绫儿是怕云无痕在酒醉后,冒冒失失的答应了白执礼的话。所以,不等白执礼说出白灵,凤绫儿打断了白执礼的话。

    云无痕挠了挠脑袋,迷惑的问:“师姐,你给我说过什么事情了?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是喝多了,想不起来了。”凤绫儿说,“师弟,酒喝得差不多了,菜也吃的差不多。咱们该上路了。”

    “白公子,你可吃好了?”云无痕问。

    “多谢云公子款待,我吃好了。”白执礼说。

    “好,好。”云无痕招手把店小二叫来,算过账,云无痕付过银子。临走时,白执礼拎起竹筐,说:“云公子,我帮你扛着竹筐吧。”

    “哎!白公子,你是读书人,粗重的活怎么能让你做啊。”云无痕说着把竹筐抢了过来,背在肩膀上。三人走出了客栈,凤绫儿说:“白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两位是要去哪里?”白执礼问。

    “我和师姐回墨山。”云无痕说,“你呢?白公子可有目的地?”

    “白某此行,意在游山玩水。若是云公子不介意,我可以跟随云公子去墨山。白某早就听说了,茅山的云霞甚是美丽。”白执礼说。

    “白公子要去墨山?”云无痕惊喜道,“好啊,如此,咱们便可以结伴而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