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深入魔界
    落下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墨凡子。

    墨凡子在洞口呆了好一会,里面也没有云无痕的消息。墨凡子等的不耐烦了。他决定冒一次危险了。于是,墨凡子纵深跳进了洞内,和云无痕一样,他也是经历了加速,然后在虚空中的游走。最后,来到了石门前,石门开启,墨凡子进去。他也被圆球吸引,爬上圆球,他就掉了下来。

    “臭道士,你怎么也下来了。”云无痕笑嘻嘻的说。

    “你小子骗我,我打死你。”墨凡子攥住云无痕的衣服,扬起拳头就要打云无痕。

    “你把话说明白,我怎么就骗你了。”云无痕大声嚷嚷道。

    “你可是说了。老鬼进去后,看到了一束白光,然后光门开启。我怎么没有光门啊?”

    “你没有看到吗?不可能啊。”云无痕很认真的说,“我怎么就看到光门了?是不是你老花眼了?”

    “你小子休要胡言乱语。我看你就是个骗子。”墨凡子说,“我要打死你。”

    “打死我,对你有利吗?”云无痕问,“你看看这个鬼地方,阴森恐怖,你不害怕吗?咱们两个人作伴,至少比你自己好一点吧。”

    墨凡子看了云无痕一眼,云无痕冲他眨眨眼睛。墨凡子寻思,云无痕的话不无道理,他们两个在这里都是人生地不熟。两个人相互间的确是哟一个依靠,总比自己强。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乱跑,我一掌劈死你。”墨凡子狠狠的说。

    “在你面前,我还不是一个小苍蝇。你要杀死我,还不像捏死一个蚂蚁。你放心,我最怕死了,在这个鬼地方,我还要依靠你出去呢。”云无痕说。

    “少废话。咱们走吧。”墨凡子说。

    两个人踩着黑色的,软绵绵的东西往前走,云无痕觉得,他们踩在了棉花上,但是,他用手摸了摸,又不是棉花。云无痕想不通是什么东西,就简单叫它土棉花了。

    土棉花很软,他们走在上面,很是费力。好在,这样的道路并不长,行了有一刻钟,便到头了。尽头是一根有一根木桩子,四周则是黑乎乎,粘稠状的东西。

    “咱们要不要过去啊?”云无痕问。

    “当然要过去了。”墨凡子说,“从踏入‘无底洞’的那一刻,你就没有了回头路。”

    墨凡子逼迫云无痕走在前面。云无痕低头看着黑乎乎的,粘稠的东西,他忽然发现里面有黑色的东西蠕动。

    “里面是不是人啊?”云无痕问。

    “墨忠子师叔。”墨凡子说。

    “你认识他吗?”云无痕问。

    “是他,就是他。”墨凡子大声喊着墨忠子的名字,但是,黑水里面的那个人像个聋子,没有听到墨凡子的话,他也不搭理墨凡子。

    “你会不会认错人了?”云无痕问。

    “是墨忠子师叔。”墨凡子说,“三十年前,他忽然消失了。想不到他竟然在这里。可是,他为什么不搭理我啊。”

    “或许,他现在不是人了。”云无痕说。

    忽然木桩一根根消失了。云无痕大叫一声,跌进了黑水池里。墨凡子也掉了下去。

    随即,云无痕的眼睛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

    等云无痕恢复知觉时,他躺在一块石头上,头顶上是一颗大树,倒悬着,像是一把雨伞,挡住直直射下来的光芒。

    云无痕的身子可以活动了。他让自己坐起来,四周观看。他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大石头,石头很大,至少,云无痕暂时看不到石头边缘。石头外围,就一片漆黑了。黑暗中,有着光亮,一闪一闪,像天空的星星。

    “你醒来了。”有人说话,并且声音还很熟悉。云无痕扭头,他看到一个身着黑袍的道人,背对着他。黑袍道人手里拿着一个杆子,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云无痕慢慢的走到黑袍道人跟前,当他看到黑袍道人的面容时,云无痕大吃一惊。

    “是你,怎么会是你?”云无痕用手指着黑袍道人,怒问。

    坐在云无痕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害死木蓉,逼迫云无痕去“玉虚宫”的黑袍老道屠寮。

    “三界虽大,咱们的缘分倒还不浅。”屠寮说,“小伙子,咱们又见面了。”

    “你是不是暗中跟踪我啊?”云无痕用手指着屠寮,怒道。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屠寮说,“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用在你的身上。”

    “你不跟着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云无痕问。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屠寮问。

    云无痕摇摇头。

    “这里是魔界,我的地盘。你闯进了我的家里,还说我跟着你,天下可有这样的道理。”屠寮笑着说。

    “什么?这里是魔界?”

    “是不是很惊讶啊。”

    云无痕当然很惊讶了。让三界谈之色变的魔界竟然毗邻着墨山派。不过,云无痕想想也就觉得有道理了。昆仑的“通天塔”可是上九层天;墨山的‘无底洞’则可有下魔界了。如此简单的道理,云无痕觉得自己早该明白的。

    “你想什么呢?”屠寮问。

    “跟我来的那个人呢?”云无痕问。

    “坠入‘万恶池’了。”屠寮平静的说。

    “我为什么没有坠入?”

    “因为你身上的恶还不够多。”屠寮说。

    “可我身上有‘先天之怨’啊?”

    “怨和恶不是一回事。以怨杀人,杀之有理,不为恶。以怒,或者以欲杀人,是为乱杀,便是恶了。”屠寮说,“作恶之人,来魔界前,是要在‘万恶池’里洗涤七七四十九年,然后才能成为魔鬼,供我驱使。”

    “墨凡子终生没有下墨山,怎么算是恶人?”云无痕问。

    “虽无恶行,但有恶心。”屠寮说,“墨山派内部矛盾,都是墨凡子捣鼓出来。他这种人,比杀人强盗还要可耻。”

    云无痕看着屠寮,冷笑不语。

    “你笑话我?”

    “第一次听到魔王骂别人可耻。”云无痕说,“你的所作所为比之墨凡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别人说墨凡子,还可以谅解。但是,你没有资格。”

    “本尊从不否认行恶。”屠寮道,“本尊的目的就是以恶制善,最后要让天下尽恶。这个世界,被善统治的时间太久了。是该变天了。”

    “卑鄙无耻。”云无痕怒道。

    这时,以一个无脸黑衣人走过来,在他身后,跟着墨凡子,墨凡子行动呆滞,两眼有光无神。

    “魔尊,人带来了。”

    屠寮走到墨凡子跟前,绕着墨凡子转了一圈。点点头,说:“很好,很好。拉下去吧。”

    墨凡子跟着黑影下去了。

    “你把他带哪里去了?”云无痕问。

    “‘炼魔池’。”屠寮说,“本尊要洗涤掉他身体上的最后一丝善,让他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魔。然后,本尊把他放出去,让他危害凡间,为本尊所用。哈哈!!”

    “我呢?”云无痕问,“你怎么惩治我?是杀了,还是留用。”

    “你嘛。本尊自有安排。”屠寮用手在云无痕脸上抹了一把,笑道,“本尊要把你送走,等时机成熟了,本尊回去找你。”

    云无痕眼前一片金星。然后,他就恢复了知觉。

    当他苏醒过来时,云无痕在墨山山脚的草地上躺着呢。之前发生的一切,像是做了一场梦。云无痕闻了闻衣服,衣服有血腥味,云无痕知道,那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存在。

    在山墨山前,云无痕去了他好凤绫儿藏白灵的地方。到了地方,云无痕爬上老树,树洞里没有白灵,云无痕吃了一惊。

    “白灵,白灵。”

    云无痕边走边喊。他找到了天黑,依然没有找到白灵。最后,云无痕托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墨山。凤绫儿在“九宫峰”前等着云无痕呢,她看到云无痕,忙迎了过去。

    “师弟,这几日你干什么去了?”凤绫儿问。

    云无痕寻思,若是实话实说,告诉凤绫儿,自己去了“无底洞”,凤绫儿定然不会相信,势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如此纠缠下去,自己也不好解释。

    “我去后山面壁思过了。”云无痕说。

    “面壁思过?这几天你一直在后山的‘思过崖’吗?”凤绫儿。

    “是啊。”云无痕说,“师姐,你不知道,上次,你离开‘九宫殿’后,墨凡子师尊就把我带走了。他说咱们违背了门规,是要接受处罚。我想,只要是不把咱们撵走,怎么样处罚我都认了。”

    “师弟,让你受委屈了。”凤绫儿说。

    “没事。反正事情都是有我而起,因果报应,也该落在我身上。”云无痕说,“师姐,我刚才去看白灵,白灵怎么见了?”

    “我在这里等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凤绫儿说,“前天,我没有找到你,我自己带着食物去看白灵,我就发现白灵不见了。”

    “莫非白灵逃走了?”云无痕自语道。

    “若真是这样,可就麻烦了。”凤绫儿说,“墨山之大,白灵随便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咱们就找不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