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离别苦
    “慢着。”云无痕说,“门有门规,家有家规。我即便是触犯了墨山的门规,处罚我的应该‘戒律堂’的墨凡子堂主,而不是你陈风。”

    “墨凡子师尊在这里,他也会这么做。”陈风说。

    “至少你要把墨凡子师尊叫来吧。”云无痕说,“我可是墨行子掌门领来墨山,你们这样不经过‘戒律堂’堂主的同意,乱对我施加刑法,你们就不怕我告诉墨行子掌门人吗?”

    “呵呵!!你吓唬谁啊?”陈风冷笑道,“你都不是墨山弟子了,掌门师尊还会管你的破事?小子,你就受刑吧。”

    陈风先点住云无痕 的穴道,他又用“化功大法”,就要化去云无痕身上的武功和法术时,墨凌子长袍一摆,陈风的法术失灵了。陈风怔怔的看着墨凌子,不解何意。

    “放他走吧。”墨凌子说,“不用化去他身上的法术了。他只能算个入门的法师,凉他在江湖上也翻不出多大的浪花。”

    墨凌子忽然改变主意,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正如云无痕所言,云无痕是墨行子带来。墨凌子之前要拒收云无痕时,墨行子用掌门人的身份逼迫墨凌子,自打墨行子做了墨山掌门,还从没有胁迫过任何人。所以,墨凌子猜不出墨凌和云无痕的关系到底有多深?云无痕是违背了门规,但他和陈风都没有权利飞出云无痕武功。万一,墨行子恼羞成怒,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墨凌子怕墨行子会孤零他。

    二,云无痕是墨行子进墨山。现在被开除了。他身上却还要墨山的武功和法术。万一,云无痕用墨山的武功和法术在红尘胡作非为倒是给了墨凌子口实,墨凌子可以一次弹劾墨行子,逼迫他交出掌门的位置。

    陈风只是想到第一层的原因,并没有想到第二层的原因。他见墨凌子并不处罚云无痕,还当是墨凌子怕墨行子呢。陈风便拍了拍胸脯说:“师尊,这件事情你交给我做便是了。日后,若是掌门师尊问起,弟子承担所有的罪责,绝对不会牵连到师尊。”

    “你当你是谁啊?你承担罪责?你有什么能力承担罪责?”墨凌子怒道,“以后,你不要妄自揣摩本尊的心思。本尊放了此人,是另有考虑。你照着本尊的吩咐做便是了。”

    陈风心里非常的不服。但墨凌子的话他是不敢不听了。陈风忍着怒火,带着云无痕离开“九宫殿”。云走到门口,云无痕又折回去了。

    他跪在地上,给墨凌子磕了个头。

    陈风愣住了。

    墨凌子也愣住了。

    刚才,墨凌子要云无痕磕头,云无痕都不理睬。现在 云无痕竟然主动的跪下了。是以,师徒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云无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是求我收回成命,不把你撵走吗?”墨凌子问。

    “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哪里有收回的余地。”云无痕说,“我给你磕头,是求你另外一件事情。所以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凤绫儿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希望,你们把我撵走了,不要为难凤绫儿了。”

    “当然了。”陈风说,“凤师姐都是受了你的蛊惑。你离开墨山,凤师姐自然还是以前的那个凤师姐了。”

    无意间,陈风看到墨凌子看自己的眼神,他知道墨凌子是嫌弃、自己话多了。陈风忙闭口不言。

    “你已经不是墨山弟子了。凤绫儿是墨山人,至于怎么惩罚他,是本尊的事情,还用不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墨凌子冷冷的说。

    从墨凌子话里,云无痕听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墨凌子并不打算开除凤绫儿。这样,云无痕便放心了。虽然云无痕还不知道凤绫儿的身世,也不知道凤绫儿来墨山的目的是什么,但从凤绫儿多次的言语中,云无痕能感觉出,留在墨山,对于凤绫儿来说,非常的重要。

    云无痕最大的担心就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让凤绫儿跟着离开茅山。这样,云无痕所欠凤绫儿的情一辈子都还上了。

    临走前,云无痕本想找凤绫儿,一是告别,二是带走白灵。

    “你已经不是墨山弟子了。这里容不得你了。你给我立马下山。”陈风推搡着云无痕说。

    “白灵还在凤绫儿手里,我要把凤绫儿带走。”云无痕说。

    “这不是我的事情。”陈风说,“我现在的目的是把你撵走。你快点给我下山。”

    “陈风,做人不要太绝情了啊。”云无痕怒道。

    “怎么?你要教训我怎么做人吗?”陈风说,“好啊,我也想教你怎么做人呢。咱们两个到墨山脚下比划一番,如何?”

    云无痕软硬兼施,陈风就是不为所动。在陈风的挟持下,云无痕一步一回头的下了山。他们来到墨山界碑时,云无痕看到凤绫儿在界碑处等着他们呢。

    “师姐!!”云无痕跑过去,抓住凤绫儿胳膊,由于太过激动,云无痕的眼眶都湿润了。

    “云无痕,你现在不是墨山弟子了。师姐不是你叫的。”陈风说。

    云无痕寻思,陈风的话有道理。自己不是墨山弟子了,若是还喊师姐,倒有点赖着不走的意思了。他笑了笑,说:“最后一声师姐了。以后,若是有缘相见,我喊你绫儿姐吧。”

    “不管你是不是墨山弟子,我都是你的师姐,你也永远是我的师弟。他们不承认你,我认你。”凤绫儿说,“师弟,给你白灵,你要好好的照顾它啊。”

    云无痕点点头,说:“师姐放心,经历了这么我不都没有放弃吗?对于我来说,白灵就是我另一半生命了。”

    “此次离别,不知何年相见。”

    方才,云无痕没有出现前,凤绫儿不住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当着云无痕面掉眼泪。是以,在和云无痕说话时,凤绫儿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心软,不让自己哭泣。可是,当她说到离别两个字,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师姐,不要哭嘛。”云无痕举手衣袖,想为凤绫儿擦眼泪,但又觉得男女有别,自己的行为不妥。他把举了一半的胳膊放下来。“咱们又不是生死离别,阴阳相隔。你别哭嘛。说不定,过段时间咱们又见面了呢。世事无常,谁能说得准啊。”

    凤绫儿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说:“师弟,你下山后是回家还是去昆仑?”

    “玉清仙说要我等到三五年后,体内的‘先天之怨’消解后,才能找他。我这来墨山还不到一年,贸然去昆仑,也没有用。我都出来一年多了,是该回‘桃源村’看看了。老爹年龄大了,身体不好。还有木蓉,我想看看她的躯体有没有变化。”

    “你此去山高路远,可要一路保重啊。”凤绫儿说,“遇到了陌生人,千万别喝酒了。酒后误事,身边没人陪你,怕有坏人害你。”

    云无痕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师姐,我走了,你也多保重啊。”

    云无痕从凤绫儿手中接过白灵,放在竹筐里。

    “师姐,我真的要走了,你要保证啊。”云无痕说。

    凤绫儿把身子转过去,不去看云无痕。她怕看到云无痕从她眼睛里消失,她会忍不住又要哭泣。

    “你走吧。”凤绫儿狠心的说。

    云无痕冲凤绫儿抱拳施礼,狠心的转身离开。

    此刻,山脚下的稻田里传来牧童悠扬的笛声,笛声悠扬婉转,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

    云无痕不忍心听如此伤感的旋律,他加快了脚步,等凤绫儿转过头时,已经看不到云无痕的身影。天边,唯有漂浮的白云和一丝残阳。

    陈风走向前,小声的说:“师姐,他走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凤绫儿扭头瞟了陈风一眼。陈风能感觉到凤绫儿眼神中的怨恨和对他的鄙视。

    “师姐,你听我给你解释。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我。是云师弟他做的太过了,师尊和墨凡子师尊都生气了。”陈风说。

    “够了,我不想听你解释了。”凤绫儿说,“你当我不知道吗?从云师弟来墨山,你就排挤他。”

    “他都告诉你了?”陈风问。

    “云师弟不像你这么小肚鸡肠。”凤绫儿说,“你对他做的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告诉我。但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觉得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会不知道。”

    “师姐,我这么做有不得已的苦衷。”陈风说。

    “你还别人还有苦衷了?”凤绫儿冷笑道,“现在,云师弟走了。你高兴了?”

    “我也不想云师弟走啊。”陈风说,“我真的没有害云师弟。就拿刚才来说吧,师姐,你也知道,云师弟不是墨山弟子了。他离开墨山是不是要把所学的武功和法术留在墨山。师尊要收回云师弟法术,是我在一旁不停的劝说师尊,最后师尊心一软,绕过了云师弟。”

    凤绫儿是墨山弟子,她自然知道云无痕离开墨山,是身上是不能再有墨山的武功了。只是,为什么师尊没有收回云无痕的法术,凤绫儿心里也很纳闷。听陈风这么一说,凤绫儿觉得有些合理了。

    “真的是你为云师弟求情?”凤绫儿问。

    “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师尊。”陈风信誓旦旦的说。

    “好吧,我替云师弟谢谢你了。”凤绫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