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二十章一个爱情故事
    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找到僵尸王的老巢了。思来想去,云无痕还是觉得问题的答案在铁匠身上。云无痕返回铁匠铺的路上,想到了一个可以把铁匠喊出来的办法。

    云无痕找来一些柴火,堆放在铁匠铺门口,然后,云无痕点着了柴火,浓烟滚滚,直上云霄。

    “来人啊,失火啦,铁匠铺失火啦,快来救火啊!!”

    云无痕满镇子大跑,边跑边喊。在他转到第三圈时,铁匠趿拉着鞋子,提着裤子跑到了铁匠铺。他招来一桶水,把火扑灭。云无痕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铁匠。

    瞬间,铁匠明白了。

    “你小子捣的鬼?”铁匠用手指点着云无痕,怒道。

    “我若是不用这个办法,你也不会出来。”云无痕笑嘻嘻的说。

    “我不是告诉你了。僵尸是要在晚上出来。白天你只管睡觉,晚上再和僵尸大战了。”铁匠说。

    “僵尸晚上出动,他们白天干什么?”云无痕问。

    “谁知道啊。”铁匠说。

    “你曾说过,僵尸是昼伏夜出。他们晚上行动,白天自然是睡觉了。咱们若是能找到僵尸的老巢,趁着他们睡觉的时候,来一个突然袭击。是不是更容易杀死僵尸啊。”云无痕得意的说。

    铁匠寻思片刻,说“你的话没有问题。关键是僵尸不出来,咱们去哪里找他们啊?”

    “僵尸嘛,自然是住在愤怒里了。这里的乱葬岗在哪里,咱们去乱葬岗碰碰运气。”云无痕说。

    铁匠忙摇手说“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你不知道,哪里可是晦气的很。去了那个地方,会走三年的霉运呢。我是个生意人,走了霉运我还怎么做生意啊?不去,不去,打死不去。”

    “你确定不去?”

    “我都说了不去,你打死我也不去。”

    “你不去我也不会打死你。再说了,打死你也没有啥用。”云无痕说,“不过嘛,方才你的铺子没有燃起来,是你的运气好。下一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你什么意思?”铁匠用手指着云无痕,愤怒的说,“你是在威胁我吗?”

    “如果你这么认为,我也不否认了。”云无痕说,“是你知道,我是外地人。就算是我把你的铺子点了,你能怎么着我?报官抓我,还是你自己抓我?恐怕你没有那个本领吧。好了,话我都说清楚了。怎么做,你自己选择吧。不过,太阳快要下山了,你可以思索的时间不多了。”

    “你小子,我……”铁匠用手指着云无痕,气的浑身哆嗦。云无痕则一副坏人的样子,丝毫不为之动心。

    “好吧。和你相遇,算我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我就带你去乱葬岗。至于哪里有没有僵尸,我可不敢保证啊。”铁匠说。

    “你只管带我去就是了。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你管。”云无痕说。

    云无痕怕铁匠半路跑了,他搂着铁匠,两个人勾勾搭搭,朝小镇外的乱葬岗走去。

    再去乱葬岗的路上,铁匠告诉了小镇发生僵尸的始末。

    起初,至少是在百年前,小镇没有僵尸。这里地处偏远,朝廷的手脚也没有伸那么远,这个小镇,算是无人管理的地带。

    虽然没有人管理,本地的民风却是非常的淳朴。县衙里唯一的刑具已经蒙上了灰尘,衙门口的鸣冤鼓结满了蛛丝。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在这里比比皆是。

    听到铁匠讲述这里的民风,云无痕想到了他生活的“桃源村”。虽然,“桃源村”的村民在对付白灵这件事情上有些冒失,但总体来说,“桃源村”邻里之间还是非常友爱。

    “你是本地人?”云无痕问。

    铁匠摇摇头说“我爷爷避难来到了这里。里长帮着我爷爷建造了一件铁匠铺,我家就世世代代的做铁匠了。到了我这一代,算是第三代了。”

    “这里民风淳朴,人民善良。怎么就忽然来了僵尸?”云无痕问。

    “万事万物,都是有因果。之前,我也是想着小镇怎么忽然就来了僵尸。这些日子,我仔细想了想,那些僵尸并不是忽然出现。它们的出现也是有原因。”

    说起原因,就要从罗员外的女儿秀英跳河讲起了。

    罗员外是本地大户,良田千亩,房屋百间。每年收个的时候,罗员外就会请一些短工帮他家收个麦子。这一年,有一个叫阿成的短工在割麦子时,割破了自己的脚。

    阿成不能走路了,罗员外就让阿成在后院里养伤。为阿成包扎伤口的任务交给了小红。顺便交代一句,小红是秀英的丫鬟。

    或许,阿成和秀英他们两个命中注定是一对苦命鸳鸯吧。在小红为阿成换药时,秀英跟着去了。两个人一见钟情。

    阿成虽然是个短工,穿着寒酸,但是他这个人相貌堂堂,身材健硕,有着男人的阳刚之气。而秀英则是富贵人家的千金之躯,身材和相貌自然是没的说了。

    秀英见了阿成后,回去便茶饭不思了。眼看着秀英日渐消瘦了,作为丫鬟的小红很是着急,她以为自家小姐是病了,请了好多大夫,吃了好多的药,也没有任何的效果。

    后来,秀英告诉小红,她得的是心病。小红不知道心病是什么病,在小红的再三追问下,秀英告诉小红,她的病是相思病。小红这下明白了。

    心病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秀英告诉小红,阿成就是她的解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小红带着秀英的希望,去见阿成了。此时,阿成的伤已经好了。他割完麦子,和工友们在一起说笑。小红是不能贸然进去了。她只有在一个黑暗的墙角里等着,等到阿成出来解手时,小红一下子从黑影里窜出来。

    阿成吓了一跳。当他看到是小红时,阿成问小红是来找他吗?小红啥都没说,只是给了阿成一个手帕。然后,小红伸出三个手指头,在阿成的眼前晃了晃,便跑了。

    阿成拿着手帕,满腹怀疑的回到了房间里。晚上,阿成一宿没睡。他手里紧紧的握着手帕,手帕的香味让他心神荡漾。阿成已经二十了,但他还没有女人。不要说有女人了,阿成甚至于都没有机会亲近女人。上次,小红给他换药时,阿成还害羞了好几天。

    现在,阿成拿着手帕,闻着手帕上的香味。阿成的心活泛了。

    整整一个晚上,阿成都在想,小红给他手帕是何意思?还有,小红临走前,伸出三个手指头又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下雨,没有出工。罗员外找了一个一个唱戏的,来给短工们唱戏听,算是给短工们一个小小的福利。唱戏的唱的是莺莺和张生的故事。当阿成听到红娘半夜私会张生时,阿成一下子明白小红的意思了。随即,阿成知道了,小红伸出三个手指头,应该是让他在三更的时候,老地方出现了。

    是夜,雨过天晴,满天繁星。

    阿成早早的入睡了。然后,他早早的就行了。听了外面的棒子声,他知道三更到了,便悄悄的穿上衣服,趿拉鞋子,走出房间。悄悄的来到和小红相见的地方。小红正在那里等着他呢。

    “我还和小姐打赌,你不会明白我的意思。没想到,你这个短工脑袋倒是没有短路。”阿红说,“你怎么知道我的意思是让你三更来到这里?”

    “小红姑娘,大半夜的你让我来这里干什么?”阿成问。

    “不是我让你来。是我家小姐让你来。”小红说,“跟我走吧。”

    小红带着阿成,悄悄来到了秀英的房间。两个人互相诉说相思之苦,孤男寡女,又是深更半夜,自然是了。

    自此以后,阿成每晚的三更,都要和秀英相会。

    常言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个人私会消息传到了罗员外的耳朵里。罗员外自然是勃然大怒了。 认为是阿成勾引自己的女儿。他让人把阿成抓起来,关在了猪圈里。秀英知道阿成被抓起来了,更是绝食威胁罗员外。

    罗员外不把秀英的绝食当回事。直到秀英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下人回报给罗员外,罗员外看到自己的女儿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才相信,女儿不只是说说了。

    罗员外像秀英小姐承诺,只要是秀英小姐不和阿成在一起,不管是秀英要什么,罗员外都给。但是,秀英除了阿成,什么都不要。

    万般无奈之下,罗员外只能同意秀英的要求。但是,在秀英和阿成结婚之前,罗员外还要对阿成做一个测试。试验阿成到底是真心的喜欢自己的女儿,还是看中了他罗家的家产。

    事情就坏在这个测试上。如果世上能卖后悔药,罗员外一定会第一个去买。如果,世上能有在重来一次的就会,罗员外也一定不再搞什么测试了。

    当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事实就摆在那里,罗员外和整个镇上的人,都只能认命了。

    hongxiaox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