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小娘子不凡 > 第四一七章 紫衣到桑洛(二)
    “那李大夫替她医治,教主也不一定会乖乖让他瞧病呀,”紫衣仙子轻皱眉头。

    “真是杞人忧天,我试都还没有试,们就在哪儿开始焦虑了,”李大夫温声细语道。

    七王爷微微点头,晚上去了才知道情况呀,轻声细语道,“紫衣仙子们舟车劳顿去,先歇息歇息,酉时我们一道去醉仙楼。”

    “去醉仙楼?那是们男子快活的地儿,我们去做甚?”紫衣仙子诧异道,我虽第一次来桑洛,可这醉仙楼在这柳巷中还是数一数二的,别想糊弄我,曾经还觉得这七王爷有情有义,对教主也是忠贞不二,没想到男子都一个德行,都敌不过这烟花柳巷的万般诱惑呀。

    “紫衣姐姐,想啥呢,如今是教主在哪儿表演,要找教主只有上那儿,”黄衣仙子愁眉苦脸道,昨夜起,教主都不回有缘客栈歇息了。

    “啊,黄衣糊涂呀,我们堂堂一教之主,怎么能在烟花柳巷?怎么不拦住她呀?”紫衣仙子紧锁眉头责备道,看来错怪七王爷了。

    “紫衣姐姐,教主那人,又不是不知道,七王爷的话她都不听,她那里肯听我的,”黄衣仙子嘟着嘴,心中满满的委屈,我跟着她都是绞尽脑汁才行的。

    “这也怪不得黄衣仙子,小优一项有自己的原则,如今我很是不放心的是她夜里进王宫歇息,还请们帮着劝劝让她回有缘客栈歇息吧,”七王爷轻声细语请求道。

    “教主住都不在客栈住了,怎么会这样?这有缘就好比她在越州的家,”紫衣仙子愁眉苦脸道。

    “紫衣姐姐也无需过多担忧,今晚是教主在醉仙楼最后一次演出,方才进来,瞧见楼道里有没有在装饰,处处已是张灯结彩,”黄衣仙子娓娓道来。

    紫衣仙子微微点头,“瞧见了,那是何意?”

    “教主明日开始,便在我们楼里演出了,不会再去醉仙楼了,”黄衣仙子微微笑道。

    “哦,那还好点,”紫衣仙子舒了一口气。

    “那们先歇息,呆会我们一道去醉仙楼,”七王爷淡淡道。

    紫衣仙子点点头,嗯了一声。

    七王爷起身准备离去,盯着李大夫诚恳地说道,“李医圣,小优与我那朋友的母亲,就拜托了,封擎宇在此先谢过您的大恩大德。”

    话落,七王爷双手抱拳拱了拱。

    “七王爷客气了,”李大夫温声细语道。

    所有人都起身了,黄衣仙子脆生生道,“走吧,紫衣姐姐我送去的房间歇息。”

    紫衣仙子挽着李大夫的胳膊,微微笑道,“走吧,相公。”

    “哦,们?”黄衣仙子微微笑道。

    “嗯,我们得知教主还活着的消息,就在飞花山庄成亲了,与弟子们同庆,这不才晚了几日到桑洛,”紫衣仙子微微点头笑道。

    话落,大伙都纷纷散去了。

    酉时一到,七王爷他们准时到了醉仙楼,径直到了逍遥宫。

    “紫衣姐姐、李医圣,们是没瞧过教主她们的表演,可精彩了,用教主的话,那是一场啥家宴来着?”黄衣仙子微微笑道,拉着紫衣仙子到露台去。

    “视觉盛宴,”李大夫微微笑道,也跟着她俩来到露台上坐着往舞台上瞧。

    “刚好才开始,”黄衣仙子微微笑道。

    七王爷瞧其他人都去瞧表演了,只好缓缓走到圆桌前坐下,对子清轻声细语道,“子清,坐吧。”

    “诺”,封子清双手叠于胸前弯腰曲背低头行礼。

    “子清,我今日去见母妃了,”七王爷垂下眼睑一边品茶一边说道。

    “哦,可王爷为何不高兴呢,”封子清不解道,王爷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见到月妃娘娘,不是应该高兴吗?

    “母妃她说是得了不治之症,”七王爷愁眉苦脸道。

    “怎么会这样呀,”封子清眉头紧锁,上天真是捉弄人呀,王爷日盼夜盼,终于盼到了,月妃娘娘却没有多少时日了。

    “说是忧思成疾,”七王爷淡淡道。

    “那得请厉害的大夫瞧瞧呀,”封子清紧锁眉头。

    “嗯,我已经给穆炎彬飞鸽传书了,希望他能请尽快赶来,瞧瞧母妃还有没有救,”七王爷愁眉苦脸,真是一堆烦心事,小优的事儿还没处理好,又添新愁。

    “王爷,也别愁坏了自个儿的身子,总有法子的,”封子清温声细语道。

    七王爷点了点头,“阿嬷,我们先点菜,节目一结束,就盛上来。”

    “嘚令,爷”,阿嬷弯腰曲背低头行礼,然后走向靠右墙的梨花木斗柜上,取来了菜谱,温声细语道,“爷,瞧瞧菜谱。”

    “阿嬷,不用了,我直接点吧,”七王爷淡淡道。

    “嘚令,”阿嬷弯腰曲背低头行礼。

    -----***------

    “这舞姿跳得也勾魂摄魄了吧,我是小娘子,都已经被迷得魂都跑哪去了,别说那些个公子哥了,怎能抵达如此诱惑,”紫衣微微笑道。

    “紫衣姐姐,这些舞姿、曲儿都是咱们教主编排的,”黄衣仙子自豪地说道。

    “想不到,我们教主还有这本领,”紫衣仙子目不转睛的瞧着舞台上微微笑道。

    “那是要不教主在越州皇宫里,咋能挣那么多钱,”黄衣仙子微微笑道。

    紫衣仙子嗯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瞧着舞台上的表演。

    “李医圣,这些个歌舞可好看,”黄衣仙微微笑道。

    李大夫温声细语道,“嗯,小娘子们舞得婀娜多姿,歌声悠扬婉转,着实好看。”

    紫衣仙子狠狠地瞪着李大夫,他到是看得认真,目不转睛地瞧着舞台上。

    “娘子,快瞧,这演的是白娘子传奇,这爱情故事真是感天动地,”李大夫激动地叫道。

    “李医圣,如何知道这是白娘子传奇,”黄衣仙子诧异道,我在这儿头回才知道。

    “我以前在书上看过,瞧戏,瞧戏,”李大夫微微笑道,这些个戏小优编排得着实好,不想被黄衣打扰。

    莫小优从天而降,手持柳枝净瓶,白衫飘飘优美的出场。

    “教主真像观音大师,”紫衣惊叹道。

    片刻后,随着一阵花瓣雨,莫小优飞入瑶池宫,紫衣仙子情不自禁的叫道,“教主。”

    莫小优有过两次分神经历,这次她一点儿没有分神,头也不回地直接飞入了瑶池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