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 720、顺手做了一把好人
    有志者事竟成。

    努力终归会有回报。

    镜中界内,郑拓专注于肉身修行。

    逐渐完美的肉身修行,让郑拓感觉整个人越发自信。

    现在。

    他不光是一位强大修仙者,更是一位强大体修。

    只是他这位体修,与正常体修有天壤之别。

    说不上谁好谁坏,但就战力而言,他自信抢过同级别传统体修。

    “呼”

    修行在不知不觉中达到瓶颈。

    郑拓在吸收掉最后一种强大灵纹后,他能感觉到,自己肉身已达现阶段极限,没有在度提升的任何空间。

    想要在度提升,只有元婴继续突破,吸收来自天道法则中的力量。

    完成肉身锤炼,郑拓细细感受,心中充满信心。

    可以看到。

    他肉身变化极大。

    原本雪白皮肤,此刻变得晶莹剔透,宛若珍贵玉石。

    他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毛发,都如玉石般闪亮。

    细细看去,皆被某种特殊秘力加持。

    秘力于皮肤之上流转,带有强大力量,着实非凡。

    郑拓五指并拳,掌中传来嘎嘣雷霆之声。

    他猛然挥出一拳。

    “嘭”

    镜中界虚空凹陷,近乎被他一拳打爆。

    单凭肉身力量,在出窍期应罕有敌手。

    郑拓点头,对自身实力有明确认知。

    “呼”

    长出一口气,心念一动。

    肉身变幻,化为普通模样。

    普通的皮肤蛋黄之色,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

    只是身材稍显挺拔,给人一种特别正气之感。

    “准备就绪,可以出山了。”

    郑拓点头,在确定肉身已经完成锤炼后,离开镜中界。

    离开镜中界,他并未第一时间寻找云阳子师伯,而是来到落仙宗某处广场之上。

    广场乃是专门为落仙真人建造,有其雕像伫立。

    此刻广场之上,人虽很多,却显得格外幽静。

    落仙宗弟子在此地,皆不会大声喧哗。

    “哥哥,你吃点东西吧。”

    水水手持一枚水果篮子,里面有自己亲手做的美食,专门给哥哥送来。

    “水水,食物就算了,带丹药来了吗”

    山山询问。

    他保持跪在落仙真人面前的姿势,已经三年有余。

    自从他被落仙真人救回,他便前来此地,跪拜至今。

    他希望落仙真人收自己为徒,引领自己踏足修仙路。

    但整整三年跪拜,落仙真人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山兄,还跪着呢。”

    有山山好友见此,忍不住想要出言劝阻。

    “山兄,要我说还是算了吧。真人为落仙宗图腾,高高在上,从未收过弟子,不是兄弟我瞧不起你,只是你无法修仙,真人怕是想要教你修行,也无从下手啊”

    少年也山山算是死党,言语也是好言。

    自己兄弟跪在这里三年,整个落仙宗都已知道山兄之事,真人肯定也是知道的。

    真人既然知道,也没有出现,不就是说不可。

    可惜山兄如此执着性格,若真能踏足修行,未来必然不可限量。

    天妒英才啊

    少年摇头,为自己好友叹息。

    “青崖,无事的,我相信自己一片赤诚,能够感动真人。”

    山山对此保持信心。

    水水在一旁看着哥哥如此执着,内心之中十分崇拜,却也十分心疼。

    哥哥只是普通人,如此跪拜三年,期间只食用丹药果腹,搁谁谁能受得了。

    心情不太美丽的水水,只能安静的陪在哥哥身边片刻,希望能为哥哥分担一分苦难。

    “咦美食”

    有声音传来。

    那是一位老者,身穿粗布麻衣,看上去疯疯癫癫,来到山山水水身前。

    “小姑娘,你的美食,着实令老夫眼馋,若不介意,可否给老夫尝尝。”

    老人家十分贪吃,双眼放光的望着水水手中美食,恨不得立刻取来享用。

    水水大眼转动,回头看看哥哥。

    “嗯。”

    山山点头,水水便是明白。

    “老人家,可以的,美食都可以给你吃的。”

    水水小丫头很温柔,先取来一块干净布匹,铺在地面上。

    然后乖巧打开食盒,将其中美食一一摆放在布匹上。

    “老人家你享用吧。”

    水水安静坐在一旁。

    老者见此,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抄起筷子,开始享用美食。

    美食入口,老者口中忍不住发出赞叹之声。

    “好吃,好吃,没想到小丫头不仅长得水灵,做出的饭餐也格外美味,厉害,厉害。”

    老者狼吞虎咽,将美食尽皆吃掉。

    吃饱喝足,老者拍拍鼓鼓的肚子,十分满足。

    见老者将美食部吃掉,水水内心之中是开心的。

    起码,今日美食没有浪费才是。

    伸手将满是狼藉的地面收拾好,小丫头起身。

    “哥哥,我过几日在来看你。”

    “嗯,水水也好好好修行,切莫因为我,误了自身修为。”

    山山对于妹妹的修行,向来十分严厉。

    他鞭策着妹妹要好好修行,不能有丝毫放松。

    “嗯,我知道的哥哥。”

    水水点头,而后离去。

    水水离去,场中独留山山与老者。

    老者看看山山,在看看山山所跪拜雕像。

    “一尊破雕像而已,有什么可跪拜的。”

    老者言语中满是粗鲁,惹来周围人不悦。

    山山也是眉头微皱,看向老者。

    不过其片刻间便舒缓眉头,轻声道:“雕像虽是死物,但我是活人。人生来并非完美,有时,需要一点点外物鼓里,才能更加坚强的活下去,老人家年岁如此,应该明白其中道理才是。”

    山山别看年纪不大,心性当真非同一般。

    “啊”

    老者打个哈欠,困意袭来。

    “说的还挺有道理,跪吧,跪吧,反正与我无关。”

    老者说着,自顾自躺在草地上,片刻间便鼾声如雷,熟睡过去。

    山山见此,并未理会老者,而是继续虔诚跪拜,希望落仙真人收自己为徒。

    时间流转。

    三日后。

    水水提着食盒,在度前来看望哥哥。

    “咦”

    水水出现,见那老者正在呼呼大睡,不免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想。

    他如平日一样,询问哥哥要不要吃食物。

    山山拒绝,继续以丹药维持身体活性。

    “好吃的,好吃的。”

    老者不知何时醒来,此刻正翘首以盼,望着水水手中食盒。

    “老人家,你要吃不。”

    水水见老者如此模样,便知道老人家怕是又打自己食盒的主意。

    “小丫头真是懂老人家我的心思,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者自来熟,直接取过食盒,大快朵颐起来。

    望着美滋滋吃掉美食的老者,水水多希望哥哥也能如此这般吃掉自己亲手做的美食。

    “好吃,好吃。”

    老者酒足饭饱,瘫倒在地,口中念叨着好吃好吃,而后又酣睡过去。

    水水并未理会老者,简单与哥哥回报一番自己修行近况,不让哥哥担心后,她便离去。

    场中又独留山山与老者。

    山山继续跪拜,老者仍旧酣睡。

    如此,三日后,水水在来。

    不出意外,美食被老者吃掉,山山仍旧食用丹药维持身体活性。

    春去秋来,转眼半年时间已过。

    “水水小丫头,你怎么才来,我都快饿死了。”

    老者口中抱怨着不满,望着颠颠跑来的水水。

    “老人家,对不起,我修行遇到瓶颈,所以耽搁了几天,对不起。”

    水水主动道歉,而后立刻取出准备好的美食,给予老人家享用。

    对此,山山有些不满。

    他抬手,压住老者准备打开食盒的手掌。

    “老人家,我妹妹做的美食,是给我食用。我虽不吃,但你若吃,应当心存感激,而不是以德报怨,对我妹妹说如此恶言。”

    山山性格与水水不同。

    他从来不吃亏,也不会让妹妹吃亏。

    眼前老者,在他这混吃混喝已有半年,却连一个谢字也没有说过。

    本也无妨,但你如此对我妹妹,好似我妹妹欠你一般,便是你的不对。

    “嗤”

    老者十分不悦。

    “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从我这里要点好处吗果然啊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好人,都是只是各自有各自的目的罢了。”

    老者收回手掌,然后从怀中取出一瓶丹药。

    “刚刚小丫头你说自己遇到瓶颈,我这丹药你只需食用一颗,便能立刻突破瓶颈。怎样,我用此物,与你换食盒中的美食,换不换。”

    老者笑意渐浓,吃定水水模样。

    水水眼中有光芒闪烁。

    作为修仙者,遇到瓶颈是非常糟糕之事。

    若有方法,能顺利突破瓶颈,自然是极好之事。

    “不换。”

    山山稍显冷漠的声音传来。

    瞬间将水水惊醒。

    她刚刚眼中只有那一瓶丹药,竟差点被蒙了心智。

    亏得哥哥及时将自己叫醒,不然后果会非常可怕。

    山山虽是普通人,眼神却格外伶俐。

    “老人家,我等给你食物,并非另有所图。只因觉得你有些可怜,加上食物便是给人享用,如此才给予你食物享用。你若觉得,我兄妹二人对你另有所图,你还请你不要食用我家美食,速速离开。”

    山山性格向来如此。

    他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

    他人对我百般刁难,那你就等着变成猪头吧。

    “小小年纪,说话还挺老成。”

    老者对于山山态度,表达强烈不满。

    他手心一动,多出一枚红色小瓶。

    “山山,你跪拜落仙真人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踏足修行。我手中之物,只要你能服下,便能开启你自身宝藏,让你窥见体修之路,从而踏足修仙界。”

    老者言语中满是诱惑。

    “如何,我用此物与你交换美食,换还是不换。”

    老者笑容满面,甚至有些奸诈。

    山山听闻此话,顿时犹豫起来。

    老者所言没有错,他跪拜落仙真人,的确就是想踏足修行。

    眼前。

    便有一个机会让自己踏足修行,他内心之中,顿时犹豫起来。

    “换。”

    水水惊叫出声。

    “老爷爷,我们换,我们换。”

    水水说着,迅速将食盒打开,露出里面仍旧在冒着热气的美食。

    “呵呵呵真个是懂事的小丫头。”

    老者说着,抬手抓向其中美食。

    “等等”

    山山似忍受着什么般,阻止老者动作。

    “怎么,小家伙打算返回。”

    老者稍有惊讶。

    一个不行修行之人,突然遇到能够让他修行之物,还能忍受不被诱惑。

    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

    “我们不换。”

    山山言语中满是不舍,但他知道,不能换。

    “老人家,我在次重申。我们给你食物享用,并非另有所图。你手中之物,对我来说的确充满诱惑,乃是我一生所准确之物。但是,我一生所追求之物,若只有眼前这般小利小惠,那我对自己会非常失望。男儿取物,皆自有道,而非如今一般另有所图。”

    山山知道自己很蠢,但有的时候,一个人,坚持一件事,就是一件很蠢之事。

    “呵呵呵”

    老者笑出声来。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你的愚蠢,让我很提神。”

    老人家缕缕白须,看着眼前山山。

    “本来,这瓶中之物,我是打算送与你,算作这几日吃你妹妹美食酬劳。你既然如此有骨气,此事就算了吧。”

    老者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准备离开。

    山山见此,心知自己错过了一次踏足修行机会。

    虽可惜。

    但他仍旧坚持着自己所坚持的,且寸步不让。

    老者离去,山山继续跪拜落仙真人雕塑,希望真人显灵,教导自己修行。

    水水见此,与哥哥说了一声后,便颠颠跑下山。

    水水环顾四周,寻找老爷爷身影。

    她想恳求老爷爷帮助哥哥。

    哥哥性格如此,不会轻易改变,但自己可以求爷爷帮忙。

    如此。

    既不破坏哥哥行事风格,也能让哥哥踏足修行。

    但她左顾右盼,寻找之下,并无老爷爷半分身影。

    水水顿时低下头,情绪十分沮丧。

    机会从眼前溜走,她内心之中,比哥哥还要失落。

    她多希望哥哥也能踏足修行。

    不然水水眼泛水雾。

    不然。

    当哥哥有一天离去,她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心中失落同时,也告诉自己,在找找看,万一老爷爷就在附近呢。

    给予自己信心后,她忽然心中一动,转头看向身旁不远处一块岩石所在。

    岩石原本光秃秃,此刻上方有两枚小瓶。

    见两枚小瓶,水水眼前一亮。

    她认得两枚小瓶,正是老爷爷曾展示给她与哥哥看的小瓶。

    不敢耽搁。

    小跑着来到两枚小瓶前。

    没有着急取走,而是左右看看。

    见仍旧没有老爷爷身影,她心中便知,老爷爷不想露面。

    “多谢爷爷。”

    水水对着周围鞠躬,感谢老爷爷帮助他们。

    随后立刻将两枚小瓶取走,兴高采烈找哥哥报告喜讯。

    落仙山上。

    郑拓通过古铜宝镜,观看到水水将两枚小瓶取走,脸上露出笑意。

    老爷爷就是他。

    他早已知道山山跪拜自己雕像之事。

    诺大落仙宗,数十万弟子,只有山山一人跪拜自己雕像三年之久,无一天离开。

    若非水水时常给山山灵药护体,怕是山山能给自己跪死。

    如此有毅力的少年,在修仙界也是少见。

    所以他化身老爷爷,试探一番其心性如何。

    毕竟。

    他马上就要去争夺长生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万一太久,山山在给跪死,怕是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刚刚。

    他给予山山之物,乃是龙血。

    只不过被他特殊处理过,能够直接被山山吸收,从而开启其修仙之路。

    作为拥有天道印记的他,让一名无法修行之人踏足修行,简直不要太简单。

    希望山山以后能成为落仙宗栋梁吧。

    郑拓做好事不留名,感觉整个人精神状态有所提升。

    甚至。

    他惊愕发现。

    自己神魂强度竟有丝毫提升。

    虽然很微弱,但的确有微弱提升。

    难道是因为做好事,所以神魂有所提升。

    不对。

    他立刻否定如此荒诞想法。

    应该是自己感到舒心,所以神魂强度才会提升。

    了却一桩心事,让身心有所放松,神魂自然便有所提升,想来应当如此。

    他仔细回忆书籍关于出窍期修行记载。

    上古时期,曾有人一念封王,横跨整个出窍期。

    神魂异常神秘,所以提升手段也多种多样。

    想来,自己刚刚只是无意间触碰到其中一种罢了。

    山山之事搞定后,他没有通知任何人,悄然离开落仙宗。

    他实力出窍期,在加上古铜宝镜护体,除非王级亲自以神识监视落仙宗,不然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

    顺利离开落仙宗,来到帝都所在。

    帝都某客栈中。

    “老大,您要的信息我们已部掌握,混沌大帝已夺得长生泉,如今,其就在恶人谷。”

    胖虎开口,将所知信息告诉郑拓。

    “恶人谷”

    郑拓听到这三个字,不由眉头微皱。

    恶人谷这个地方十分特别。

    其如同魔族般,实力为尊,谁拳头大听谁的。

    心魔去恶人谷做什么,难道其在恶人谷寻到了靠山。

    “主人。”瘦猴道:“混沌大帝手段强横,但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其人在恶人谷,实际上是被困住,无法离开。”

    “对了”

    郑拓一拍脑门想起来。

    恶人谷有免死金牌。

    所谓免死金牌,就是缴纳一定灵物后,有强者出面保护。

    “事不宜迟,你我前去恶人谷,看看情况如何。”

    郑拓说着,带领二者,前往恶人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