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封先生的病娇日常 > 036:澜哥and苏拂(心疼)
    毫无防备的被表白,苏拂有点受宠若惊。

    姜澜并不是那种将甜言蜜语挂在嘴边的人,这样的话他平时很少说,偶尔床笫之间丢出一两句,撩得苏拂脸红心跳的。

    男人对女人说情话时,有些是深情的、有些是油腻的、也有些是尴尬的。

    而姜澜是认真的。

    他的目光或许和平时一样平静,并不会温柔的滴出水来,但却很专注。

    仿佛目之所及就代表了他的心,有且仅有苏拂一个人。

    一时激动,苏拂抱住他就啃了一口,笑的像偷到糖吃的小朋友。

    “开心了?”姜澜问。

    “嗯。”

    亲到了,苏拂觉得心满意足。

    姜澜却微微低下头离她更近,音色清冽,“想不想更开心?”

    盯着自己眼前放大的一张俊颜,苏拂无意识的舔了下嘴唇,没出息的点了点头,“……想。”

    美色在前,不吃不快。

    虽然最后被啃的连渣儿都不剩的明明是自己,但苏拂还是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似的。

    夜里苏拂睡着之后,姜澜搂着她躺在床上,清冷的眸子凝着她,许久才眨一下眼睛。

    他经常像这样在她睡着之后静静的望着她。

    怎么都看不腻的……

    姜澜自己也说不上喜欢苏拂什么,也许是因为她带给他的反差太大,让他觉得很有趣。

    也许是在最初看过她的文之后,那些文字在他的心底泛起了涟漪。

    虽然那些血腥打斗的场面不止令他一个人感到震撼,但像江枫眠感受到的更多是暗黑和恐怖,他感受到的,却更多的是透过那些描写看到了一个小姑娘褪去童真和纯粹,以血为甲求生自保的过程。

    他很心疼她。

    是的,姜澜心疼苏拂。

    也许他们并不合适,观念、为人、家世等等,一些都截然不同。

    像一棵树,他是地上的枝,她是地下的根。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只需要确定自己跟她的心意就够了。

    成为检察官之后,姜澜经手过许多类似纪遥安的案子,那些女孩子或多或少会勾起他的怜悯之心。

    但那是同情,不是心疼,更不是爱。

    这样的心情,除了家人之外姜澜就只给过一个人,那就是苏拂。

    想到这些,姜澜不禁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

    他微微低下头,温凉的唇印在了苏拂的颊边。

    明明是很轻柔的动作,苏拂却好像有所觉察似的缓缓挣开了眼睛,素日清冷的眸子此刻略带着一丝迷蒙,显然意识并没有完清醒。

    姜澜看着她,没有动。

    她看了他两眼,然后忽然笑了,往他怀里拱了拱,脸埋进了他的心口,咕哝了句,“梦里也是你,真好……”

    说完就继续沉沉的睡了过去。

    那一刻,姜澜觉得自己的内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想起他们刚领完证住到一起时她还不是这样的。

    那时夜里只要他稍稍一动她就会醒来,眼神清明,根本不像睡着的样子。

    也就是他身上没有什么危险的气息,否则姜澜丝毫不会怀疑,苏拂在睁开眼睛的瞬间就会一记锁喉把他撂倒。

    那时她的戒备心和警惕心都很高。

    但现在却完不会。

    “苏苏,不是梦里,我就在这。”一直都在。

    一场不算争吵的争吵,就这样轻松过去。

    第二天一切如旧,和以往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只除了在餐桌上时严梅提到了昨天姜灼加班,后者无意间说起了黄毛他们几个人的事。

    “说起来,他们还是三哥你负责那起案子的被告呢,是吧?”姜灼咬了口牛角包,含糊不清的问道。

    “嗯。”

    “他们没找你麻烦吧?”

    昨天那几个人失踪,警方排查他们人际关系的时候发现他们犯过好多次事儿,甚至不止一次恐吓威胁过原告的律师。

    想到如今自家三哥也成了原告的律师,姜灼便顺嘴问了一句。

    没想到居然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姜澜又微微点了下头,把苏拂碗里被拨到角落里的海带丝夹到了自己碗里。

    见状,姜灼不禁停下了吃饭的动作,“你点头的意思是……

    他们真的找你麻烦了?”

    “是。”

    “靠!”姜灼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封北霆那边已经先一步捂住了姜诺的耳朵,十分有先见之明。

    而其他人的注意力,大多在姜澜身上。

    方媛目露担心,“那事情顺利解决了吗?他们之后不会再妨碍你工作吧?”

    “您别担心,没事。”

    “阿澜没受伤吧?”严梅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没有。”

    “哪个王八蛋敢这么干!还有没有王法了!”姜淮那个急脾气一听这件事瞬间就火了,恨不得立刻撂下筷子跟人拼命似的。

    闻言,封北霆原本欲收回的手又严严实实的覆住了姜诺的耳朵。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堆,只有苏拂一直闷声不响的吃着饭,没有发表任何讲话。

    姜墨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就将目光落到了苏拂的身上,没什么针对性的跟她开玩笑,“三嫂,不会是你收拾了那几个不长眼睛的,想给三哥报仇吧?”

    说完,又开始嬉皮笑脸的拿筷子敲桌子,“护夫!护夫!”

    随着姜墨这话一出,饭桌上顿时没了别的声音。

    郗昙眼观鼻、鼻观心,在桌子底下狠狠踢了他一脚,这才令正在自嗨的姜五公子回神。

    察觉到饭桌上的诡异气氛,他低下头开始默默啃面包。

    姜灼看向苏拂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怀疑,“三嫂……”

    “吃饭。”姜澜微垂着眸,认认真真的用餐,淡淡的丢出两个字,堵住了姜灼接下来所有的话。

    在姜澜面前,姜灼是永远不敢不听话的。

    其实他也就是出于警察的职业病好奇问一句,并没有打算做什么。

    毕竟黄毛那几个人并没有报案。

    昨天他们在医院醒来之后,警方去做笔录,可那几个人一口咬定那是他们玩的一个恶趣味游戏,并不是被人给绑架了。

    尽管整件事里有太多的疑点。

    但他们不配合,警方这边甚至无法立案,白忙了大半天,这件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刚刚姜墨无意间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他,可谁知他还没等问呢就被三哥给怼了回来。

    揪了两下牛角包,姜灼没敢再胡乱开口。

    单薇子用余光扫了他一眼,看笑话似的扯了扯唇,“该!”

    “喂——”

    “食不言、寝不语,这不是姜警官你教育我的吗?”单薇子拿他曾经说过的话堵他,明显看到姜灼被她气的咬牙,她却笑的愈发灿烂。

    就是该!

    男人这种生物……

    不对,别的男人她不知道,但是她眼前的这只,就是欠收拾!

    单薇子觉得跟姜灼谈恋爱就跟养马差不多。

    毛顺了就捋一把,毛不顺就朝死里打。

    他好像还挺这一套的,所以她“抽”起他来毫不留情。

    见还没轮到自己出手姜灼就被姜澜和单薇子他们轮番击退了,苏拂看戏似的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她做了坏事之后,除了面对姜澜时会有些心虚,面对别人根本就没那节目。

    心态简直不要更好。

    晚点吃完早餐,苏拂跟严梅扯了会儿皮,然后去书房准备入关码字,结果忽然接到了姜澜的电话。

    “怎么啦?”

    “中午有时间吗?”姜澜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依旧那么好听。

    “没有。”今天的稿子她还一笔没动,再不写晚上就又得断更了,想到断更可能带来的后果,苏拂难得也有觉得头皮发麻的一天。

    “嗯……”姜澜沉吟了一下,很快提出了解决方案,“事务所附近新开了一家烤肉店,同事去过都说很好吃,我想带你过去尝尝。

    我们中午去吃,下午你来我办公室码字,晚上我们一起回家,这样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