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玛格丽特味的青春 > 第八十七章:
    俞川手里的动作停了下,嘴唇被他抿成了一条直线。

    夏瑶见状忙说:“没事的,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随口问一下。”

    “没什么不好说的,”俞川用钳子夹着酒精棉球继续给夏瑶擦拭伤口,看上去没什么不同,但仔细看,他的手却在抖,“我爸去年冬天死了,然后半年不到,我妈跟我叔叔搞在一起了,还被我撞到了。”

    俞川说的很直接,对自己经历的一切,草草两句就总结了,他像个局外人似的,语气平淡无波,把伤口扒开给夏瑶看。

    夏瑶惊了片刻,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俞川把酒精棉丢到桌子上的一边,然后拿沾了碘酒的棉球给她擦,伤口突然被碰到,夏瑶还是疼得瑟缩了一下。

    俞川把她的腿拉回来,用比之前更轻的力气给她擦,俞川垂着眉眼,沉默片刻说:“夏瑶,我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俞川有父母,有家,干净明朗,但是现在的俞川什么都没有,还有病,我会为一点破事儿发疯,也会无缘无故就想死,在一起之后我可能还会控制不住想要掌控你,你这么自由的一个人,不会开心的,我可能也会痛苦,我这样的人不配跟任何人在一起,你要想好。”

    他坐在沙发上弯着腰,伏在夏瑶伤口面前,边擦伤口边徐徐地说着,文字被他轻松的从口中吐出来,却莫名让人觉得心累。

    事实也确实如此,俞川觉得很累,像是生活在海底,沉默,绝望,没有声音,没有光,身上压着千万斤的海水,有时候眼泪都流不出来。但是发病的时候,他就又像是一座活火山,身体里是随时会喷发出来的岩浆,愤怒,撕心裂肺。每天都在这么两极反转中度过。

    俞川去洗了湿毛巾过来,给她擦脖子上的血迹,夏瑶仰着脖子看他,蓦地红了眼眶,她沉默半晌后捧上俞川的脸,极其认真地对他说:“俞川,以后我宠你吧。”

    这是俞川听过最傻的话,他一个糙皮糙肉的男生,哪里还要轮得到一个女孩子来宠,但看她认真的样子,却不由得勾起了久不见的欢愉。

    空荡的房子静悄悄的,俞川停了手里的动作,拇指在夏瑶脖子上的一道轻浅的红痕上摩挲,满是怜惜。

    夏瑶黑发散在肩上,他看着夏瑶乌黑湿润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说:“好。”

    得到这个回答的夏瑶很高兴,被俞川扶着往一中走的路上她一直带着浅笑,心里像是灌了蜜糖。

    长久以来,俞川也终于有了除消沉和愤怒之外的别的情绪,心里泛起了一点甜。

    吹着晚风,看着身边喜滋滋的人,俞川一下子就豁然起来。以后的人生还很长,他才十七岁,本就是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年纪,他只是喜欢一个人,何必要想东想西,拿一些老成又俗气的东西把自己绑起来,少年本就与庸俗相斥不是么况且夏瑶这么勇敢,他又有什么不敢试的,以后只要他慢慢好起来就行了,只要能好起来就可以。

    临分别的时候,俞川给了夏瑶一个钥匙,“我住处的备用钥匙。”

    夏瑶愣了一下,一时没明白过来他这给钥匙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她把钥匙攥在手心里,在俞川准备走的时候,她问:“那我明天可以去你那写作业吗”

    夏瑶心里有个仰着脸期待的小人,俞川看到她这么期待的样子,心里的欢愉猛地被涨满,一下子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这是夏瑶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见他笑,不带任何倦色和其他意味的单纯的笑。

    “俞川,你笑了。”夏瑶也脸上也绽了个笑。

    两个人莫名其妙对着傻乐了好半天也停不下来。

    “所以我明天可以去找你了没”夏瑶没好气的问。

    “可以。”俞川眼里含了笑意,揉了揉她的脑袋。

    晚上,夏瑶洗漱过之后坐在了课桌前,寝室里就她一个,很安静。她想起今天晚上的事情,还是有点不放心,给沈晴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沈晴的声音,她那边并不安静,还有汽车的鸣笛声,想来应该还在外面,“喂瑶瑶,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你怎么还在外面呢”夏瑶不放心的问。

    “我跟舒展在一块呢,吃了夜宵再回去。”电话那头沈晴的声音很大,还混着风声。

    “行吧。季洋他们几个怎么样我今天出麦田的时候刚好警察进去,没出什么事吧”

    “你还操他们的心,那几个比猴还精,警察来的时候早跑没影了。”沈晴笑着说。

    “啊,那就行。”

    “哎对了,俞川他怎么回事啊”沈晴略有些迟疑地问。

    夏瑶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时半会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讲,于是含含糊糊地说:“我也不太了解,到时候再跟你慢慢说吧。”

    挂了电话之后,夏瑶拿出一个没用过的笔记本,开始在网上百度有关“躁郁症”的各种东西,边百度边记笔记,弄得比她考前复习还要认真。

    虽然看过俞川发病时候的样子,她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去了解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心慌,除了心慌还有心疼。

    寝室熄灯之后她就开着自己的小灯继续,一直弄到凌晨一点多,实在是顶不住了,才迷迷糊糊地爬到床上去睡。

    第二天一早,她挎着书包顶着两个黑眼圈往俞川的住处走,手里还提着七零八落的一堆早饭。

    昨天晚上她是被俞川背着走的,感觉没几分钟就到了,她也没记路,这会她已经在小区里七拐八拐饶了二十多分钟了,还没找着那栋单元楼。

    “哎”夏瑶停在原地左看看右看看,有点懵。

    她想找个路人问一下,结果开口才发现,她连单元楼的楼号都没记,简直傻透了。

    最后无可奈何给俞川打了电话,俞川倒是迅速,根据她的描述没几分钟就把人找到了。

    夏瑶就站在小区的湖边等人,隔着老远就看见了俞川,出其意料的是他似乎也没睡好,神情恹恹的,头上还翘着一撮呆毛。

    “你是路痴吗”俞川往夏瑶这边走,还隔着几步就问。

    “不是,我只是方向感不好。”夏瑶边说边伸手压了下他头上的呆毛,结果一松手就马上又翘了起来,夏瑶扬着嘴角笑。

    俞川出来的急,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了,没了平时在镜子面前讲究半小时的步骤,他伸手抓了两下自己的头发,也跟着她笑了下。继续扯方向感这个问题:“有区别吗”

    “有啊,方向感不好比路痴稍微强点吧。”夏瑶说。

    “不是昨天晚上才来过么”俞川领着她边走边说。

    “你知道么,学霸大多方向感不好,在我们这种略有点路痴的人眼里,同一条路,白天和晚上,下雨天和晴天,夏天和冬天,长得都是不一样的。”

    俞川被她逗笑了,“你们学霸的眼睛自带魔术师的滤镜啊。”

    “嗯哼,那可不。”夏瑶还有点骄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