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益在人间 > 第201章 追击(完)
    这是一场被定义为消耗战的战斗,所以当顾益讲出这样的话,结果就在某种程度上确定了。

    副院长形势占优的时候都拿顾益没有办法,此时就更加束手无策了。

    那个如雷电般在手掌之间闪耀的东西出来之后,副院长身体上的疲惫感更加厚重,身体传来一种过度劳累的感觉。

    针尖的白光看了太久都已经影响了他的闪现,看着顾益都有些重影。他已经顾不到长脚猫和颜狼的,现在满心的都是如何打败顾益,不惜一切代价?

    “合天道……难道弑君背义是天道吗?”

    话语里还充满了一种怨气,真够可笑的。

    顾益无情嘲讽,“如果你懂了,那都该你合天道了,别为难自己了。”

    轰隆!

    这声巨响并不来自他们任何一个,而是天空本身。

    这里的高能量集聚竟然改变了天气,并闷出一声巨雷之声,随后气温也显著的降低,慢慢的开始有点滴雨水下落,之后转盛。

    雨水顺着针线形成的巨幕流下像是天空之中的一道宽达数百米的巨大瀑布,看起来颇为壮观。

    这样的天地异象看呆了其他人,却也没有让顾益和副院长有丝毫分心。

    千针的粼光在此时极其盛,副院长手中的赤雷也发出刺耳的‘呲呲呲’的高亢之鸣。

    庐阳所有人都会用一生记住这次战斗。

    砰!!

    巨大的撞击所产生的气波在瞬息之间清空了他们周围的一切,云朵、雨水、鸟兽、树木……

    轰隆隆!

    远在庐阳的人们都能感受到大地的微微颤抖。

    二公主本来在看书,然而按着桌子的手忽然感觉到了抖动,她一时疑惑,手掌贴桌面更紧去感受突然起来的颤动,之后还有府里的人冲进来,

    “殿下,是地动了?”

    没有的事,庐阳什么时候发生过地动。

    但颤动却是真实,屋子里摆满了书架,而那些书在晃动中是一本一本的往下掉。

    “这是两个合道的战斗。”

    二公主的心情也一时间起了波动,到底会是谁胜谁负?

    她也是有一些修为的人,虽然没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也不准备拿着这玩意儿去和谁搏命,但这个时候作为修行者可以用自己的感知去探寻庐阳城外发生的事。

    然而一闭眼,她就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额头之上细密的汗水都出现了。

    因为那两人都太强大!

    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忽然陷在大海中央的感觉一样!

    甚至于都没能细分清楚究竟是谁强谁弱。

    人间宫的骚乱不比这里少,皇帝焦急的在太平殿内走来走去,一直拍着手,都快要把小嫩手给排红了,而且几乎没过多久就要问一遍:

    “情况如何了?出去探查的人都死了吗?为什么没有人禀告给朕?!”

    身边伺候的由琴提醒,“陛下,刚刚才有人禀报过,说战斗过于激烈,现在还无法靠近。”

    废物,一群废物。

    外面忽然间大雨滂沱,这该死的天气让她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受。

    ……

    ……

    副院长躺在地上,大雨打在他的脸上,打眯了他的眼睛,他还失去了他的右手,胳膊上则是细细密密的伤口,或者说针孔。

    “顾益,你怎么样?!”

    长脚猫和颜狼终于被放了出来,他们看到顾益一屁股坐在了针线之上,屁股下还有不少血流出来。

    到正面之时才发现两个嘴角也都是血。

    “顾益!”长脚猫忽然惊了。

    “咳……”顾益颤巍着手指描画出了一道弱弱的伤灵符,光芒不盛,块头也不大,软弱无力的飘到他的胸前,

    “第七片了……”顾益忍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说,“应该……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需要灵气嘛,我给你点灵气。”长脚猫抓着他的手。

    顾益本想说这怎么办得到,然而没成想手掌间真有娟娟暖流输了过来。

    “不必惊讶,这是我的能力。”

    “我去看看那家伙怎么样了。”颜狼捂着屁股,这针线形成的像布一样的东西并不平坦,他要是一不小心滑了下去,然后是屁股面儿在滑……

    他真的会哭的。

    “顾益!他活着!”

    有了灵气之后可以写出更高水准的伤灵符,顾益总算慢慢能站了起来了,确认颜狼的位置之后,他也过去了。

    看一看副院长人生的最后一幕。

    遮挡于天空之上的巨幕不见了,是他打散的,雨水肆无忌惮的落下,他的脸上毫无表情。

    除了,在看到顾益的时候有一点点异动。

    “庐阳城里的少年鲜衣怒马时,也下了很大的雨。”

    顾益问他,“皇帝为你做过什么?”

    “我是一个孤儿,心中无所依靠,在最空虚的时候遇见了陛下。”

    “你的名字,三杯是什么意思?”

    “那是后来才有的名字,因为我,三杯痛饮后,身入守神境。”

    那也曾是了不起的少年啊。

    “……庐阳院,我放心不下。”

    韩三杯闭上了眼睛,脑袋垂倒向一边。

    长脚猫有些疑惑,“死了?”

    场景令人伤感,但顾益并不伤感,今天有可能是他这样躺着,他在庆幸不是他。

    “下面怎么办?”长脚猫问道。

    针线开始慢慢收起,砰砰砰的小声音之后是之前被困住的和韩三杯一起来的人,他们大多数都保住了性命。

    顾益不是个要血染都城的人。

    “我们去人间宫。”眼睛瞥到颜狼,“把裤子穿好!”

    几人站在千针织成的密布之上行走,而它的尽头远没有止于庐阳城边,那是真切的漂浮在空中并一路上扬。

    就像是空中的一块白色的地毯般。

    然而此时的人间宫慌了,旧人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混乱,还没有完习惯新皇帝的规矩,如今新皇帝又慌乱了。

    那白色巨幕直抵宫内,皇帝可以眼看到顾益一步一步的走近。

    “来人!护驾!快来人护驾!!”

    针线抵达人间宫后停止,顾益的身影则出现在端口,他看起来并不算状态良好,但这种战意还未消退完的样子更让人觉得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