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玄幻小说 > 星海仙冢 > 第五十七回(上)凤凰楼李慕宁献舞 赏心亭
    > 星海仙冢

    第五十七回(上)凤凰楼李慕宁献舞赏心亭半面铁邀约

    石念远好奇的打量起在李兰芷肩头现出身形的昆仑镜器灵,如同伏羲琴器灵一般,玲珑袖珍,样貌酷似宿主李兰芷,粉颈佩戴一条晶莹剔透的吊坠,坠饰是一面古朴铜镜。

    昆仑脸上惊骇表情尚未褪去,凝视石念远难以置信道:“区区超凡境天心,何以破解镜花水月?”

    石念远眯眼抿笑:“常人在做梦时,经常无法自知身在梦境,明明梦境当中许多场景根本不合常理,梦者却依然难以发现端倪,而梦者一旦发现身处虚幻,多半会无法继续做梦,被迫清醒过来。精神幻术效法梦境,施术者以天心意识造梦,并将中术者循序引导或者强行扯入幻梦。所以,破解幻术的关键有二,其一,自然是发现身处幻境,其二,则是发现幻境的不协之处。”

    石念远仰头看向天空,一面古朴铜镜正在出现,并射出一道璀璨灵光:“昆仑神域,果然不同凡响。在先前听慕宁公主说起,昆仑神域大小堪比东川大泽无尽汪洋时,我确实震骇无比,毕竟,一方天地的存在会扭曲时空,换言之,必然需要足够的质量。”石念远将视线游移至高悬天际的元始九曜上,抬手朝上指了指悠然续道:“虽然并不太清楚创世圣器的在覆雨大陆上的存在模式,但是想要支撑起那么庞大的时空存续,创世圣器本体想必做得到,而流落覆雨大陆各处的,仿佛本体投影或分身存在的幻体……啧……”

    石念远天心意识力运转,无数阴阳爻外显,不断明灭闪烁:“聪明的思维,偌大一方天地,唯独一小片区域本质真实,利用即时渲染的手段,构造出一望无垠的表相。不过,的目的是逼出轩辕,对我施展幻术的没有意义吧?”

    昆仑摇了摇头:“只有让深陷幻境,才能潜入初生的灵虚幻境,在那里,能见到轩辕。”

    “初生的灵虚幻境?”石念远愣了愣,失笑道:“我自己都还没弄明白灵虚幻境怎么构筑怎么进去呢。反正我对那个家伙没什么好感,以后有机会我带去见他?”

    忽然想到一事,石念远好奇问道:“我曾见过伏羲琴器灵,她跟她的宿主长得极像,跟慕宁公主也长得极像,为什么轩辕那家伙完本不像我,也不是们这种小小的模样?”

    昆仑凝视石念远眉心,天心感知血契魂印溢散的气意,轻念两字:“涂山。”

    ……

    许凡与关云羽聊起往昔趣事,不时畅快大笑。徒留一旁郁闷不已的流风雪。

    忽然间,三人身侧不远,古灵力气意展露,昆仑境虚相显化,石念远当先从中踏出。

    抱住一下猛冲入怀的流风雪,石念远轻笑道:“黏人精。”继而将目光投向许凡,并未刻意隐匿灵压的大剑师身上溢散开灵质与玄涯相近的灵压。

    “旭阑郡凤鸣剑阁掌门许凡,是纳兰爷爷的师尊,雪儿跟霜儿的太师祖,不过,雪儿跟霜儿喜欢唤他太爷爷。”流风雪轻声解释道。

    石念远点了点头,抱拳作揖道:“苍云郡武侯府石念远,见过许掌门。”

    许凡看着石念远与流风雪的亲昵模样,嘴上啧啧不停,老怀快慰道:“雪霜丫头确实是时候找婆家了,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超凡脱俗,出身也是门当户对,好!好!”

    流风雪脸上飞红,将头埋低,默认了许凡的说法。

    李兰芷随后走出,许凡在向关云羽交换过一道眼神后,朝帝国慕宁公主拱手作揖,同时惊叹于自己闭关十年,终勘破超凡迷障臻身通黎出关,外界竟然已经迎来大世。李兰芷与石念远这样年纪轻轻就稳踏超凡的仙道奇才,竟然一遇就是两个,还一个比一个境界深厚,而流风雪

    虽然灵压不稳,却也同样踏在了超凡境界。

    众人在李慕宁的邀请下,一同前往南河郡都金陵城。

    石念远正想挥袖祭出乌篷灵舟,李慕宁却已经先一步祭出一艘银色飞艇。

    ……

    鸣雷帝国,南河郡都,金陵城。

    城郊,银色飞艇着陆的同时撤去遮蔽灵禁。众人依次下舟,李兰芷将银色飞艇收起。

    李兰芷从东川轮镜泽回到鸣雷帝国南河郡后,没有直接回金陵,而是在郡内游逛一周,除了想要散散心,好好看看如今的南河,也不无近乡情怯的意思。

    灵舟飞行速度极快,从风曲到金陵,不过柱香时间。

    时间尚早,不远处的微山湖畔行客尚稀。

    女人与女人似乎比男人与男人之间更容易成为朋友,心情极佳的慕宁公主已经与流风大郡主牵起手,雀跃走在前方,许凡与关云羽更是旧识,有说有笑,徒留石大少爷孤伶伶的坠在队伍最后。

    石念远一边走,一边叠手托下巴,一副深陷沉思的出神模样。

    自从在烈阳山麓接触九黎壶,西渊葬情宫间接接触神农鼎,再到近日创世圣器宿主接二连三的出现,石念远不由想起从嘲风泉眼惊险归来后,在天山绝巅与烈阳观掌教玄涯的交谈。

    玄涯伸手上指,说烈阳山麓奉命镇守嘲风泉眼,以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推测,玄涯意指多半就是超然于外第九福地——通天塔。

    在听闻通天塔最初,石念远就猜测通天塔隐藏在玄度玄烛内部,而今已经得知,元始九曜对应除去盘古斧外的另外九件创世圣器,联系昆仑镜内蕴空间昆仑神域,这个猜测的准确性再次提高。

    覆雨大陆六大仙道圣地传承万载,但是门内主要战力平平,中原烈阳山麓除去玄涯,西渊葬情宫除去瞳璃,再无通黎境以上强者坐镇。如今自己的仙道境界拔升至超凡,并且已经触碰到超凡迷障,虽然超凡迷障确实难以参悟,但是悠悠万载时光,能够勘破超凡迷障的超凡境强者再少,也足以累积出相当数目。那些晋升通黎的强者到底去了哪里?原因为何?目前为止,自己唯一接触到的不属于六大仙道圣地,并且仙道境界在通黎以上的若湖,明显的在时刻压制境界。那个所谓的第九福地通天塔,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石念远冥思苦想,徒然间,脊背一凉。

    外敌……

    这是石念远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覆雨大陆万载以来,几乎所有通黎境以上的强者都隐世不出,就是为了集中起来抵御未知的外敌。并且通天塔每隔百年左右,就会安排通天使到覆雨大陆筹划通天试炼,甄选当世天才,而历届的天才如今并不得见,甚至没有声名传出……不论怎么看,都像是为了抵御那未知外敌而补充新血。

    四字逐渐在石念远心头勾画出来——长生孤兽。

    轩辕的态度表露出其对长生孤兽的极端憎恶,只言片语间,透露出长生孤兽经常毁坏文明、灭绝仙道。而关于仙凡两极的思考,石念远并非没有做过,当为仙者达到一定境界,完脱离原本文明的供需,自然而然的就会划开一道绝对的天堑鸿沟。不再需要依赖,不再需要交流,当然,也可以不再需要……

    龙皇祖龙口中的莫名之障又是什么……而被冠以绝世之名的龙族阖族隐没……难道也是为了……

    “念远!”

    流风雪的呼唤声将陷入深思的石念远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时,石念远发现自己的脊背已然尽数汗湿。

    流风雪看着石念远额头遍布细密冷汗,摇出手绢为石念远轻柔擦拭:“怎么了?”

    石念远面色苍白,勉强挂上笑意:“没

    什么。”

    石念远抬起头仰望天际,将至正午,晴空万里,不见元始九曜,不见万千星辰。

    “雪儿。”石念远轻唤道。

    “嗯哼?”

    石念远眯起丹凤眸子,语调幽然:“说,夜空那万千星辰,有没有可能……尽皆为敌?”

    流风雪被石念远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问话搞懵,根本反应不过来。

    石念远却继续神神叨叨的冷寂说道:“宇宙就是一座阴森恐怖的黑暗森林,每一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

    由于石念远已经超凡脱俗,情绪自主反应在天心意识气意与溢散灵压气韵上,流风雪虽然不太理解石念远的话语,却极容易与石念远的情绪共鸣,心里盈上一股阴森恐怖之感。

    石念远继续说道:“在黑暗森林里潜行的每个人都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同样在潜行的猎人,如果有人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在这一片黑暗绝望的森林里,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宇宙文明的图景……”

    流风雪情不自禁一阵发颤,继而一跃跳起,伸手狠拍在石念远头上,娇声叱道:“有事没事别吓我!讨厌死了!不理了!”

    流风雪闷哼一声,走上前去牵起李兰芷,嘀咕不已。

    未料,李兰芷停下身形,转头看向石念远,轻启朱唇,道出没头没尾的四字:“天心意识。”

    石念远先是一愣,继而快速反应过来——在覆雨大陆上,当仙道境界达到通黎,不同的生灵,不同的种族就可以凭借天心意识跃过逻辑语言而以意念进行沟通,而覆雨大陆仙道传承起源于龙皇传法……

    如果这方天地的宇宙图景当真是符合黑暗森林法则,那么天心意识,就是与其他文明突破交流障碍的有效手段。

    石念远瞳孔一缩,以天心意识向李兰芷传递意念:“龙族……果不愧绝世之名……可是,阖族隐没的原因是什么?”

    “果然知晓龙皇传法。”李兰芷深深凝视石念远,同样以天心意识回应续道:“涉及龙族往事,昆仑大都闭口不谈。我唯一知道的关于龙族的秘辛,就是龙族遭遇莫名之障,故而让出覆雨大陆,并且终于等到人族现世并崛起——那位覆雨大陆曾经的绝对主宰,将突破莫名之障的希望寄托在了人族身上。”

    “们在偷偷说什么?”流风雪见二人四目相对,天心意识更在二人之间接触纠缠,这种自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跟别的女人说悄悄话的感觉令流风雪十分不爽,嘟起嘴不满问道。

    李兰芷将流风雪往自己身旁拉了拉,轻声笑道:“石大少爷在悄悄问我,金陵哪个风月场所最为有名,清倌楼凤长得如何什么的。”

    流风雪杏目圆睁,手指石念远:“………………无耻!”

    石念远眼皮抽搐,嘴角扯动,却又不知作何解释,毕竟那些秘辛牵扯太大,流风雪并非创世圣器宿主,石念远不想让流风雪沾染上关联气运。

    “说来都十年没登金陵凤凰楼了。石大少爷,既然来到南河,慕宁作为东道主,自然没有不带石大少爷好好领略一番的道理。”李兰芷狡黠笑道。

    石念远看着怒气冲冲的流风雪,将脑袋摇成了波浪鼓,两手更是抬到胸前不断摆动:“不去不去不去……”

    “去!凭什么不去?”流风雪嘟着嘴闷声道:“本女侠倒要看看,这些个青楼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地方,能让瞒着本女侠偷摸询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