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风雨街头遇见你 > 第四十一章 纸巾上的余墨熏染
    往往,敏感是你的硬伤,心软才是你的致命伤。

    辰汐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既没有伸手去给小依诺递纸张,也没有立刻把糕点放下走人,傻傻的盯着小女人忙碌而认真的后背,“你说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女人呢~既不乖也不温柔…”还傻乎乎的惹人笑怜~

    “害,也真是服了自己的眼光了~”男人棕黑色的眸子在自己的书房来回扫视,掠过高高的森林色书架、也掠过低矮的墨绿色书桌,最终闪闪的目光还是停留在了杂乱的地板上。

    “诺诺,这些书你都看过了吗?那我把它们收拾起来喽…”静静的伏在电脑旁的小依诺没有吭声,冰凉的小手在键盘上来回的敲个不停,还时不时的抿一下粉唇。

    辰汐也不敢再说话,既然她的诺诺没说不行,那他就应该把东西收一收~

    大手大脚的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把各类关于心理学的书籍整理好,塞满那个墨绿色的小书橱。而后,把书籍都整理好的辰汐看着分类混乱的书籍又默默的把它们重新撤了下来。

    慢吞吞的把书架上关于心理学的书籍都找出来,又拿出来了些关于低年级的教育学、普通话以及保育与健康书籍,由于辰汐是不看这一类书的,上面落了不少灰尘。(说实话,他辰汐就没看过这书架的书~“”)

    “咳咳…”男人捂着鼻子尽量让噪音放到最低,本想着吩咐小六把这些书籍都弄干净,但想了想自己身边的可人儿,还是忍住了。

    男人找了找书房的湿纸巾和面巾纸,自己动手去处理着每本书的封面,雪白的湿纸巾触碰到布满灰尘的书本封面,点点污渍浸满了纸巾…

    一圈又一圈的灰色污渍在洁白的纸巾上泛染,男人的额头上也一圈一圈的泛着光晕,幽兰的袖口上沾满了蜘蛛网,男人棕黑色的眸子盯了盯自己的衬衫,不自觉的撇了撇嘴~

    “喂,还没弄好嘛?这些书这么脏,诺诺是怎么看下去的?”男人故意用自己沾满水渍的大手指了指依诺的后背。

    “害,关你什么事儿,地板上的书籍整理好了吗?”小女人激动的点了点保存的按钮,一切都完成了,就差明天的论文答辩会了!

    “嗯,整是整理好了,就是你要对我负责…”男人冷峻的眉头抖了抖,脸上写满了笑意。

    “负什么责啊?还负责…又在欺负我家诺诺…”小梦不知何时走来了,手里还抱着一大摞类似笔记的东西,“辰先生,客厅都收拾好了,您可以过去了…只是我家诺诺要对你负啥责啊?”

    “说什么呢?梦老师,您的论文什么时候写啊?我给你说,辰汐这电脑还是蛮好用的,比我们学校的好多了,梦老师赶紧开始您的论文吧!”小依诺可不想看到这尴尬的局面,赶紧接过小梦手中的资料,把小梦推到电脑桌旁。

    可这两人似乎并不了解小依诺的意思,“害,还算诺诺有眼光,咱家电脑怎么也得比学校里的好吧,梦老师,您用…您用…”辰汐一副和小依诺特别熟的语气。

    这可气坏了小梦,小依诺哪里轮得到别人来讽刺,能欺负小依诺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其他人都不行。

    “那是哈,辰汐辰大公子的电脑自然比学校里要好很多,只是这素质教育恐怕没怎么学吧?”小梦也不推辞,顺着小依诺的手开始着手写论文,只是这速度还是比小依诺快了很多。

    “诺诺,你过来,你看,我把你需要用到的书都给你整理到这个小书橱了,以后你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男人在小梦面前一副讨好小依诺的表情,这让小依诺有点尬。

    今天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怎么感觉这两人怪怪的呢?小手指扯了扯小梦的衣袖,不知情的梦老师大声怒吼着:“辰先生若是没别的事的话,可以出去了…好走不送…”

    “梦梦,你说什么呢?我在这里陪着你写论文…”小依诺凶巴巴的瞪了辰汐一眼,墨蓝色的目光扫了扫辰汐的背后,果然书架被重新整理过了…莫名的心里一暖~

    “谢谢你啊,辰先生…如果您还忙的话,就先去处理事情吧,我在这里陪梦梦就好…”虽说小梦在学校也待过一阵子,但写东西的话还是需要静下心来的。

    所以小依诺可不想看到这两人因为自己在这里吵架,“既然诺诺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先出去了,梦老师先享用着…”辰汐拉了拉小依诺的手,把她拉出门外。

    “害,你拉我干什么啊?您要是忙就去处理事情吧,我留下来陪梦梦…”小依诺刻意放低了声音,软软弱弱的声音从小女人粉唇里传来,男人不禁喉咙一松动。

    “想什么呢?我可不敢饿着依小姐,请吧,去客厅吃糕点…”男人棕黑色的眸子盯着小女人的粉唇,喉咙不舒服的咳了咳,“真的就不打算对我负责嘛?”

    小依诺羞红了脸,“负责?负什么责啊?”而后想起男人为自己重新整理好了书架,“那个?你家怎么会有这么多关于教育类的书啊?”

    “呵,还不是那个好哥们逸瞳说多准备点书…”辰汐心虚的撩了撩前额的碎发,这还不是逸瞳亲自为你准备的书,自从知道你要去授课的时候,他就开始东奔西走的去跑书店找书…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依诺脸红的低了低头,原来一直都有人喜欢她、照料她,哪怕那人已经不在了,那份喜欢还是满满当当填满了整个胸腔。

    “怎么?又转移话题?”辰汐懊恼的扭了下自己的胳膊,怎么跟她说这个啊,这不是纯心找事嘛?“你还是不想对我负责喽?”

    “什么呀?我去客厅吃糕点了~”小依诺眼含热泪的扭头转向一边,他对自己太好了,好的现在都忘不了他,差点以为这辈子就是他了。

    墨蓝色的大眼睛羞哒哒的落着眼泪,粉唇被自己咬的泛紫,还是在不经意间红了眼框。

    “不是,我就想让你拯救一下我的衬衫,你还不想负责?要不是因为帮你整理书架,我的衣服会弄脏吗?”辰汐盯着小女人的后背,想去上前抱抱她,却还是忍住了。

    无名无分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安慰她?

    “喂,不去吃糕点,我可自己先过去了…”辰汐好想跟她说一声:“哭吧,你还有我…”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呢?

    一直都是,她是他的女人,他一直远远的望着她,一直都是!

    “我就不去吃糕点了,留着梦梦一会下来吃吧,把衬衫给我,我去给你洗~”哭过的声音伴随着一丝沙哑,辰汐心疼得猛的一颤,就像五胀六腑同时失去了痛觉一般,唯有心脏还活着。

    “真不去吃点吗?这可是从帝都那边带回来的呢~衬衫不着急,吃完糕点再洗就是了…”辰汐真的发现这小女人变了好多,说不清到底是哪里变了,总觉得自己没有这般了解她了。

    “不吃了,我先回房间了…什么时候想洗衬衫叫我…”小依诺沙哑的嗓子说不出话,心里难受的厉害,白皙的小手捂住砰砰直跳的小心脏,没有血色的脸色变得更加难堪了。

    “唉…”望着小女人纤瘦的背影,男人的眸子冷的能结出冰来,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提逸瞳这个男人的。现在他撒手人寰了,什么事情都交给他管,还真是高看他了。

    “小六子,最近去逸家庄园去一下,我准备接手了,也该在苏南找份谋生的职业了…”辰汐习惯性的去摸口袋,却发现自己回苏南前刚换了衣服,口袋里的烟也不知去向。

    “害,对了~待会儿梦老师出来的时候让她给依诺端点吃的上去…”辰汐生气的扯了扯身上的衬衣,脏的不像话。他辰汐何时有这么大的能耐,穿着这么一件衣服还能跟小女人聊这么久。

    “辰先生,要不您先去吃饭…”

    “不了,我去洗澡~待会儿拿套新的衬衫过来…”他哪里舍得让她去洗衣服,如果可以,他宁愿去帮她洗…

    “那…好~”小六子还想说什么时候叫依小姐下来洗衬衫呢,后来这才反应过来,他辰大公子又怎么舍得让依诺洗衣服呢~

    马上要到冬天了,小依诺最害怕的季节就要来临了…

    以前都是逸瞳帮自己准备好一切过冬的小东西,现在她谁都不指望。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上帝没有规定谁一定就要呵护自己、照料自己。

    所以她自己也是可以的~一张方方正正的纸巾摊在床头柜上,小依诺想着以往的冬日逸瞳给她寄的更种各样的御寒小礼物,笔尖在柔软的纸巾上飞舞着。

    今年,没有人给自己送~自己可以给自己~没有人爱自己,自己可以爱自己~

    她也该长大了,逸瞳庇护了她这么久,她也该离开他的怀抱了…只是他不该这么早就离世…

    红着眼睛的小“冰块”,哼着小鼻涕,一笔一划的计划着自己的人生,泪水打湿了纸巾,纸巾上的余墨熏染…

    它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