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心生疑惑
    这小子也不老实!冯君看陌燃真人一眼,“那你先跟我说一说,你的这个空间紊乱阵法,是不是也是分级的?不会影响到出窍期的空间感知吧?”

    陌燃真人想一想之后回答,“确实挡不住出窍期,不过也有适当的干扰效果。”

    “所以说,没有什么阵法是绝对保险的,”冯君一边信手划拉着手机,一边慢悠悠地发话,“放逐虚空的阵法,也是这样的原理,想影响到大能修者,阵法成本才高,比如说……”

    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他和端木故柱同时失去了踪影。

    陌燃真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旁边已经有人怒骂一声,“小子耍诈!”

    怒骂的是赤脚大汉,颐玦真仙却是不以为意地笑一笑,“这种小儿科也来卖弄,你还真是小看了元婴的手段……咦?”

    她刚要激发传送道标,却是因为冯君玩了这么一个小花招,她下意识地感知了一下留在传送道标上的一丝神念,然后就愕然地发现……人没在庚字原?

    儒雅书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跟着摇摇头叹口气,“这次是在那个狩猎点。”

    狩猎点距离此处不远,也就五六万里地,守中执事努努力,还是能撕裂空间抵达的,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现在是处在东城的城内,撕裂空间是对太虚门的冒犯。

    由此也可见,当初守中真仙撕裂空间抵达白砾滩,冯君表示出了相当的不满,是有法理依据的——当时的守中真仙,确实对主人不够尊重。

    那个狩猎点?颐玦真仙瞬间就感受到了水滴的位置,她倒是对撕裂空间没有什么顾忌,自身也有一定的能力,但是……她刚才可是想激发传送道标来着,本身并不处在正常的状态。

    想要退出这个状态,还需要一段时间。

    用了四五息时间,她才彻底退出了那种状态,却愕然发现,冯君竟然还在狩猎区那块。

    要不要过去呢?颐玦真仙想了一想,还是非常果断地撕开了空间。

    然而,就在她撕开空间的一瞬间,水滴消失在了她的感应中。

    冯君也不是有意要捉弄人,他是想尽量拖延一段时间,毕竟到了地球那边之后,这边不走字,而端木故柱再怎么说,也是元婴中阶,他杀一个元婴中阶,也不能时间太短。

    不过他的心里,始终在防备着守中真仙撕裂空间赶到,所以一直神识外放,感受着空间的波动,等他发现有一处空间开始扭曲,就果断地带着端木故柱退到地球上。

    连杀两个元婴,让石环上的能量点急剧下降,尤其是杀端木故柱所用的能量点,比杀单天云的能量点多出五六倍。

    石环的总能量,降低了将近一半,这让冯君很有一些危机感。

    不过现在的地球,并不合适他吸收灵石充值能量点,原因很简单,红姐、小天师等人都在昆浩位面,哪怕他是身处撒哈拉沙漠,待得久了总会有人发现,杨主任等人消失不见了。

    所以他再次进入手机,选择的足迹是“止戈山”。

    到了止戈山,他也没有惊动别人,四下看了一阵,用了十来分钟,感觉时间上可以交代过去了,于是又拎着端木故柱的尸体,来到了屹遥板块的东城。

    守中真仙、刘兴宇等人都在,就只有颐玦长老不在。

    冯君没在意这一点,只是将端木故柱的尸体丢到地上,“幸不辱命!”

    “这就……杀了?”陌燃真人还是有点愕然,说不得上前检查一番。

    刘兴宇的心里也十分震惊,不过他的城府多少要深一点,用神识感知了一下,重重地点点头,“果然是死了……不见丝毫外伤,是怎么杀死的?”

    冯君笑一笑也不回答,心说你有必要知道吗?

    不远处的儒雅书生却是在悄悄地联系颐玦真仙,“长老,冯君回来了。”

    “那厮回去了?”颐玦真仙的心情,真的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了,她原本还想着,自己虽然来得晚了,能见到冯君是怎么回来的也行,不成想人家直接回了东城。

    不过转念一想,起码她没有白白启动传送道标,倒也不能算太吃亏,否则的话,光是那一百多上品灵石,也足够她心疼好一段时间了。

    颐玦长老手头并不缺灵石,她是被灵植道寄予希望的后起之秀,本人的灵植栽培技术也很强,妥妥地可以算得上是白富美,但就算这样,一百上品灵石也会让她心疼。

    如果刚才激发道标快了那么一丝丝,灵石就绝对打了水漂,而且还会气血大损。

    所以这么想来,冯君临时改换操作地点,也未必就是多坏的事——哪怕她在庚字原追上了他,万一无法观察清楚对方的手段,灵石还是白扔了。

    但是心里侥幸归侥幸,她对冯君的手段却是越来越好奇了,也就越发地想弄个明白。

    接下来,她又再次撕开空间,来到了关押端木故柱的院子。

    刘兴宇还在震惊端木故柱的死,感觉到空间波动,抬头看一眼,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颐玦师姐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来去都是直接破开空间。

    不过,也算是真性情流露吧,谁让她出自太虚门呢……

    颐玦长老没在意他,而是放出神识感知一下地上的尸体,上一次问道真仙和端木怜琴的尸体,她并没有见到,所以这一次,她倒算从尸体上推算一下。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她只能感知到一点若有若无的空间之力——冯君杀死对方之后没有回天琴位面,而是去昆浩位面杀了十来分钟时间,却是有意无意地消去了不少空间气息。

    颐玦真仙性子一向清冷,也从来不服人,但是想到对方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一名元婴中阶无声无息地死去,而且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她也情不自禁吐出两个字,“厉害!”

    知道颐玦真仙的人都知道,她其实也不吝惜夸奖人,更不是见不得别人好,不过能让她说出这两个字的人,那还真的是很少见。

    刘兴宇挺认可她的话,闻言点点头,“果然干脆利索……那我扰乱天机?”

    “那我们就先离开,”守中真仙率先向外走去,这种事肯定要避嫌,再呆在这里,万一沾染上什么因果,那就没意思了。

    不多时,刘兴宇和陌燃真人也出来了,冲着众人点点头,却是没说什么。

    守中真仙看一眼冯君,“那咱们就……可以回了?”

    “等一等吧,”颐玦长老出声了,但是没有解释原因,事实上,她这一次来屹遥板块,开口的频率已经相当高了,在灵植道随便问一问就知道,她是出了名的闷葫芦。

    她不说原因,儒雅书生却是开口了,“长老,你要完结这件事情的手尾,对吧?”

    颐玦真仙点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冯君他们无所谓,尤其是素淼真人,明显还没有尽兴,略略休息了一阵,等天色一放亮,又带着孔紫伊和颜雨汐逛街去了。

    冯君依旧待在行在里,假巴意思地推演,他可是不想再出去了,自家根本是惹祸体质。

    刘兴宇上午的时候,前去拜访了颐玦真仙,谈话中就好奇地问起,灵植道怎么能别出心裁地想起到下界找人,而且还就找到了冯君这种极端变态的主儿?

    守中真仙给出的答案是“碰巧了”,并且他表示,冯君在昆浩位面,面子不是一般地大,整个位面几乎没有不卖他面子的。

    然后刘兴宇就顺理成章地问起来,说那么关于青灰病,冯君给出了治疗方案了没有?

    对于这个问题,守中真仙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着表示,这是我们邀请来推演的人,至于结果如何,灵植道会选择合适的时机通知大家。

    刘兴宇没有继续追问,倒是点头表示,说太虚门下,多地也出现了青灰病,希望你们能抓紧时间,继续蔓延下去的话,也许会在整个天琴位面酝酿成灾祸。

    一边说,他一边斜睥师姐一眼,却发现灵植道的长老竟然在那里发呆。

    颐玦真仙不是故意的,而是她猛地想来,守中真仙似乎提起过阿修罗,那么,阿修罗会跟青灰病有什么关系呢?

    事实上,她在灵植方面的造诣,也不比她在修炼方面差多少,很快她就想起,阿修罗一族的排泄物,对灵植来说是上好的肥料,尤其是灵谷和灵米。

    然后再想一想,冯君提出的治疗手段,基础逻辑都是植株的生机过剩。

    于是她就生出了新的猜测,而猜测的结果,让她感到非常震惊,以至于都无心去听他们聊天了——难道要跟阿修罗位面作战了吗?

    她正在仔细推演之际,有人前来找刘兴宇,兴宇真仙起身告辞,“估计是中央城的消息到了,回头再聊。”

    颐玦真仙起身送客,却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等到对方离去,她直接用神识问守中真仙,“青灰病是不是跟阿修罗位面有关?”

    守中执事吓了一大跳,苦着脸一拱手,“长老,不要当着别人的面使用神识好不好?在场的都不是外人,中央城那边有什么事,还得您出面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