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三章 伪君子
    乐初是个闲不住的,要不是家中的哥哥嫂嫂们竭力反对,她早就奔着云京去了。

    云京多繁华,比起传言,那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别说其他,单是沿途茶馆酒肆和道旁形形色色的小玩意儿,都透着精致。那是身处权势等级中被渲染出来的特有的排场,几乎张扬到极致。

    当然,这样的寸土寸金的地方,也不似姑苏的闲适与散漫,即便是仇人,也没有撕破脸皮大骂的,而是笑眯眯的,将所有斗争心思都藏在暗处。看上去风平浪静,谁知道私底下是怎样的暗流涌动。

    就譬如脂粉铺子里站着的两个妇人。

    一个笑容满面的说,“姐姐喜欢的胭脂,饶是天底下只此一盒,妹妹也当双手奉上,姐姐知道的,不管从前今后,妹妹都一如既往。”

    另一个亦是笑颊粲然,“怨不得所有人都说妹妹善解人意,可不是,一开口就将姐姐想说的话都说了去。只不过,妹妹看中的,不论什么,姐姐都会拱手相让。”

    一人说得真诚,一人笑得真诚,要不是见惯了家中嫂嫂们为了一盒胭脂水粉“大打出手”,乐初都以为她们说的是真的。

    她们口口声声说不要,有能耐说,倒是把搁在胭脂盒子上的手收回去啊。

    乐初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夺了两只柔夷下的精致盒子,冲一边汗如雨下的掌柜道,“多少银子?爷买了。”

    四十多岁的汉子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带着感激的开口,“小爷,纹银一百两……”

    话没说完,乐初啪的扔了一百两银子在盒子边上。

    这下,有人不乐意了。

    妹妹横眉竖目的说,“放下!这是我看重的东西。”

    乐初将盒子放在手里,随意掂了掂,笑呵呵道,“你拿了也是赠给你姐姐。你姐姐不接,对不住你的一片心,接了,心里又过意不去。你心心念念的是你姐姐,又怎舍得你貌美如花的姐姐担了这个名?还是说,你从一开始就是想着买给自己?不是我多嘴,这样有心思的女孩子,男人是不会喜欢的。”

    不知哪句话说错,妇人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登时白得吓人,一双眸子凌厉得犹如千万支箭,恨不能当即穿了她的心。

    乐初轻笑一声,又往盒子上扔了十两银子,对汉子道,“没点眼力见儿,瞧瞧两位夫人说得口干舌燥的,还不泡了茶伺候着。”

    说罢,也不管几人是什么反应,转了身便要走。

    “放肆!”妹妹怒不可遏,张臂挡了乐初的去路,冷笑着问,“哪里来的乡野小子,敢在我跟前造次!”

    乐初彻底乐了。

    是,她行事率性,可也不是不懂规矩的,那门匾上端端写着钱货两讫,先给先得,她付了银子才拿的东西,为了聊表歉意,还请她们喝茶,这么周到懂礼,怎么就造次了?

    如玉的脸庞凑近妇人几分,将妇人眸子里的不甘看得越发清楚。心知妇人是将对姐姐的那些气撒在她的身上,也不恼,只是懒懒的一撇嘴,“长得丑没关系,咄咄逼人就不对了。”

    “放肆!”妇人气得跳脚,扬起巴掌就要往乐初脸上甩。

    乐初微微眯了眯眼睛,神色不变的站直身子,一手握着胭脂盒子,一手却是摸向了腰上别着的长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管她天王老子,先教训了再说。

    “荒唐!还不知错!”

    一声呵斥,却是姐姐将妹妹扬起的手劈下,娇嗔的瞪着妹妹。

    乐初瞧得仔细,姐姐看似生气,但清澈的眸子里一点儿怒气也没有,一点点都没有。

    倒是扭头看向她时,那满满的歉意来得真。

    看穿着打扮,应当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竟是屈尊给她行了一礼,客客气气道,“妹妹行事乖张,不懂规矩,公子大人有大量,还望莫怪。”

    这话乐初爱听,何况是这样一个水嫩嫩娇滴滴的美人儿口里出来的。

    乐初的气本就来的快去的也快,有美人姐姐这么一哄,那点子小事情早就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当时就不生气了。

    颇是无所谓的摆摆手,哼哼着出去了脂粉铺子。

    旁的没关系,胭脂到手了就好。

    要不然,甜儿那丫头一哭二闹三上吊,眼泪珠子都能淹死她。

    她就想不通了,这胭脂水粉有什么好的,值得她们一个个得挤破了脑袋去抢?

    乐初三分不解,七分疑惑,十分忍不住,就将胭脂盒子打开了,她也想见识见识,花了她整整一百两银子的天价胭脂长什么样。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呼啸而过。

    乐初可惨,眼巴巴的期望着,哪知还没看清楚胭脂的模样,盒子就灌满了水。

    倒霉的还有她的长衫。

    她心爱的胭脂色的长衫!大嫂亲手给她缝制的,连大哥都没有的,她平日里都舍不得穿的长衫,就这么被溅了星星点点的泥巴和雨水!

    乐初快被气死了,一跃跃上她的小棕马,飞奔着追赶前面那辆赶着投胎的马车。

    马车行得快,初初停下来的时候,两匹马嘶鸣着扬起蹄子,那阵势吓坏许多人。

    “何事?”

    马车中传来肃然一声,如泉水叮咚,叫人心旷神怡,又似是沾染了亘古的寒意,容不得人靠近。

    这样的人,明里温润如玉,实际肯定贯会震慑。

    乐初眉毛一挑,暗骂自己什么运气,一出门就撞上这样一个伪君子。

    她打量了一眼,马车很别致,四周都是玉兰花的雕刻纹饰,隐隐带着檀木的香味儿,翘起的四角各挂了一条湖蓝色的锦缎,上头用银线绣了肖字。

    这样的张扬,必不是一般人家,放眼云京,能如此排场的,也不过肖国公府一家。

    肖国公府么,素来得圣上眷顾,如今正是如日中天,其中厉害,不言而喻。

    要不是如此,想必也不会驾着马车招摇过市。

    可巧,十六年来,但凡招惹她的,就没有她不敢招惹回去的!

    这会儿功夫,驾车那个眉清目秀的男子下去马车,对着马车里面的拱手一拜,正欲开口,乐初已经微微俯身,朝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帘幔一鞭子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