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九章 肖故的第二段缘
    听到这个称呼,乐初心中就明白了。

    话说这七王妃啊,乃云京世家大族冯家嫡出的三姑娘冯青云,贯会颐指气使,给人找不痛快,是出了名的性格乖张,不大好相处。

    性格什么的且不说。

    最最重要的的一点,这人是肖故的第二段缘,也就是肖故那小青梅的嫡亲妹妹。

    同肖故定了亲又退了亲,比她姐姐还要闹得满城风雨,按理说名节总会大不如前的,结果一点儿没影响到人家当七王妃。

    这是乐初从始至终都没想通的事情之一。

    此刻更不明白。

    冯青云将退亲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就是不给肖故脸面,说明心里面是没有肖故的。

    既然不喜欢肖故,干嘛上门来讨要肖故的大氅,还一口一个十七哥哥,喊得那么甜?

    肖故不介意?

    七王爷也不介意?

    “看什么看!”冯青云被看得恼了,手指直指乐初的眼睛,怒骂,“再看就将你的狗眼挖出来!”

    瞧瞧这不讲道理的模样,简直跟她如出一辙!

    乐初心上一动,脸上愈发挂着讨好的笑,“何必呢,七王妃。都说爱生气的女子老得快,您犯不着因为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将自己气成黄脸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这就给您赔罪了。您亲自前来,蓬荜生辉呀。”

    冯青云面色微霁,不屑的瞪一眼乐初,吩咐丫鬟扶着她进屋。

    一面跨过门槛往里走,一面扬起下巴道,“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你今儿个要是不将十七哥哥的大氅还回来,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乐初连连点头。看似低眉顺眼,其实一颗心都扑在冯青云脚下了。

    就在冯青云一步之遥的地儿,有个大水坑,那是甜儿为了防止她从后门偷溜出去而设下的,障眼法设得简单,就是往里边倒了一些枯叶,仔细看就看出来。

    虽说冯青云用鼻孔看人,未必就不遭殃,可凡事都有意外,万一真不遭殃,那不就可惜了。

    为了以防万一,乐初决定不给冯青云反应的机会,她刻意抬高了声音道,“七王妃,小人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纯属废话。

    冯青云赏了一个白眼,想都不想就回绝了,一脚高高抬起,即将落入水凼。

    就在这时,搀扶着冯青云的丫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唤了一声娘娘,就要阻止冯青云的动作。

    乐初立马抢先了开口,“娘娘,小人觉得……”

    果不其然,话没说完呢,冯青云就是一声怒喝,“我不要你觉得!你是哪儿来的乡野村夫,也敢同我说你觉得?”

    言罢,高抬起的那只脚狠狠往下一踏……

    只听哗啦一声,桃色的罗裙打湿了大半。

    冯青云想要挽救,下意识的挣扎着起去,怎料到被吓呆了的丫鬟会在这个时候撒手。冯青云使力不成,反而失力,另一只脚也默契了踏进了水中。

    左摇右晃的,还只是堪堪稳住身子。

    一众人都被这动静吓得愣住了,谁也不敢吱声。

    万籁俱寂间,只听得见乐初无辜却没甚诚意的声音——“小人觉得该提醒来着……可惜啊,七王妃不听。”

    可惜啊……

    乐初可惜怎么不摇晃得更厉害些,直接让人栽进去。

    可惜啊!

    冯青云怎么听都只听得出来乐初话中的幸灾乐祸。

    料是怒火攻了心,冯青云扑腾着就要去甩乐初的耳刮子,几乎是卯足了劲儿,非要了乐初的命。

    乐初惊呼一声,“七王妃且慢!”

    “求饶也没用。”冯青云动作不停,从牙缝间挤出来一句,“我不会放过你的!”

    乐初疑惑,“爷说了要求饶吗?”

    有仇不报非君子,她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人。

    她白白自称几声小人,冯青云那种满嘴喷粪的人担待得起吗?

    众人都没看清楚乐初是怎么出的手,只见长鞭一晃,冯青云便摔进了水里。

    噗通一声,顺带溅起大注水花。

    乐初往后退了几步,一脸嫌弃的看着鞋尖上沾上的水。

    余光一扫,看见被人扶起来的冯青云妆容花了,发髻散了,衣裳裙子湿了,纤细的食指竟还哆哆嗦嗦指着她。

    乐初好心建议,“要不你先回去拾掇拾掇?这副尊容,恕我直言……看你一眼都觉得对不住自己眼睛。”

    再是坦诚的加了五个字,“真的,我发誓。”

    刚才还强打精神的冯青云哇的一声就哭了。

    不可一世的人儿在乐初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像个被人抢了糖葫芦的孩子。

    临走了还撂下狠话——“小子!你给我等着!”

    为这一句话,乐初高兴得合不拢嘴。

    甜儿问,“被堂堂七王妃下了战书,有什么可乐的?可别说你见着人家生得漂亮,打算相爱相杀拐进门来?那可是七王妃,不是什么七七,菲菲。”

    乐初娇嗔,哪能啊,那样的母夜叉,送给她她也不敢要,她高兴是因为那一声小子。

    瞧她多厉害,长这么大以来,愣是没一个人瞧出她是女子。

    伪装到如此地步,也算前无古人了。

    若有朝一日被谁识破,她非得保住那人的大腿喊爷爷。

    甜儿撇嘴,“好色、固执、暴躁、话多、文能说得别人哑口无言,武能抽得别人满地找牙,能闯祸,能惹事,会装,会演,还不讲道理,任谁看了都不会觉着是女子,你还是抱着自己喊爷爷吧。”

    乐初幽幽然看了甜儿一眼。

    甜儿立马竖起三指,“真的,我发誓。”

    乐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