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十一章 帖子
    事情闹成这样,归根结底还是肖故的那件大氅。

    只要把大氅还了,肖国公府十七公子的面子她给了,七王妃的面子她也给了,所有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了。

    乐初是聪明人,立马吩咐甜儿去将大氅拿了来。

    肖故却是不接。

    态度坦然的说,“弄坏了初公子的胭脂,本就是我的错,难得初公子看得起我身上的大氅,我赠了便是赠了。这要是将之拿回来,怀时成了什么人?”

    乐初想要搭上肖故的肩膀,套套近乎。奈何肖故这个病秧子比她高了一个头,她要想和人勾肩搭背,除非垫脚。

    同是“男人”,她是丢不起这人的。

    于是只是不自在的抿了抿嘴唇,微微靠近了肖故一点儿。

    小声嘀咕,“话不是这么说的……其实那胭脂不值钱,我说要十七公子的大氅就是说着玩的,不能当真。我爱说笑,真的,我这人看着严肃,其实是最不正经的,不信,你问甜儿。”

    肖故瞥一眼端了大氅恭恭敬敬站在旁边的甜儿,不吭声。

    他怎么可能去问甜儿?

    甜儿这个最是了解乐初,乐初寸步都离不得的,他最大的情敌!他恨都恨死了甜儿和乐初的亲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去向甜儿打听乐初的事。

    “十七公子?”乐初用指头戳戳肖故的胳膊,“借一步说话?”

    肖故想也不想就摇头,“我不想借。”

    “不,你想,你想借,大不了你先借,改明儿我还给你!”

    乐初可不管肖故愿意不愿意,拽了肖故的胳膊就将人往边上带,直带到了院墙边的梧桐树下才顿步。

    拉开同甜儿的距离,乐初也豁得出脸面去求人了。

    她说,“十七公子,大家不打不相识,也算缘分,您就当行行好,将大氅拿回去吧。”

    乐初笑嘻嘻的将脸朝着肖故凑过去,眉眼都带着笑,仿佛初春的阳光,明媚得让冰消雪释。

    在肖故的记忆中,乐初从来都是棱角分明,没有丝毫柔软的,恨不得化身刺猬,将身的刺都挨个儿的扎进他五脏六腑里,遑论在他面前这样笑。

    这突然的亲近让他冷硬的心彻底软成水,眼中泛酸。

    他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曾经的他和乐初,既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又没有反目的缘由,怎么就走到了不死不休的那一步。

    未解之谜,想不通……

    肖故高深惯了,即使心中兜兜转转千百回,面上的情绪也是不显的。

    乐初左看右看,用她的火眼金睛看了半天,勉强能看得出来肖故的心思不在大氅上,但肖故到底在想什么,她不得而知。

    心道伪君子就是伪君子,连七情六欲都让人捉摸不透,要天天儿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想了想,她慢吞吞的将两只手伸到肖故面前,可怜巴巴的问,“十七公子,你看看,我这细皮嫩肉的,端了几盆泥土手就成了这样,再要接住那个烫手山芋,岂不是废了?”

    说话间,手还来回翻转了几遍。

    肖故一眼看到了乐初指尖上的红痕和掌心被锄头磨出来的水泡,登时心疼得不行,强忍住才没有将那一双水嫩嫩的手捧在手心细细查看。

    态度怎么也硬不起来了。

    他说,“大氅我可以拿回去,七王妃那里我也可以出面摆平。”

    乐初眼巴巴的望着肖故,等着肖故接下来的那句但是。

    “但是,我将赔礼道歉的大氅拿回去了,也不能没有一点表示。”肖故顿了顿,加重了语气,“我同汨山书院有些渊源,为了聊表歉意,我将你送进去书院求学吧。”

    “别了吧!你这不是赔礼是要命啊!”

    乐初脸色都变了。

    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念书,从前念书三天上房两天揭瓦,其余时间不是折磨夫子就是被夫子折磨,历经万难才摆脱那种日子,让她进汨山书院,还不如直接取了她的狗头。

    汨山书院啊,整个云城最大的书院。

    里面人才济济,书呆子也数不胜数,夫子都是名扬四海的老学究,别人挤破脑袋都挤不进去的地方,怎么可以让她搅和。

    她一不喜欢满腹经纶,二不喜欢仕途,与其进书院自取其辱自找罪受,还是考虑考虑回去姑苏找齐六郎得好。

    “初公子,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下换做肖故劝解了,“汨山书院并非只学文章,也不是见天儿的念叨之乎者也,还要学习骑马射箭的,闲暇时候可以同同窗们唱唱小曲儿,踢踢蹴鞠,想玩什么玩什么,自由得很。”

    肖故不清楚前世的乐初为什么会浑水摸鱼进去汨山书院,成了汨山书院的一大教化不了的“孽障”。

    但在书院里待着的一年间,除却背文章做功课,其余时候乐初混得是如鱼得水,每天上蹿下跳的,别提多快活。

    喜欢骑马,喜欢射箭,喜欢唱曲儿,喜欢蹴鞠,书院里都齐。

    要是这几样都不能打动乐初,那就是差了最后一样!

    肖故补充,“像你这样人缘好的,一进去书院,那众人必然是前呼后拥,都围着你转,要做什么,他们肯定听从你的安排。”

    乐初不羁,又喜欢呼朋引伴的游戏。

    在姑苏的时候,哥哥们看得严,嫂嫂们盯得紧,不论做什么都只有个甜儿作陪。

    甜儿吧,瞻前顾后又畏首畏尾,时不时的还要提醒她女子不可为,她是耍得不尽兴的。

    要是有人陪她疯,陪她闹,那么,她就当进去书院是舍命陪君子,也不是不可。

    大不了,不听话不念书就是了。

    反正,她是来玩儿的,又不是来考功名的……

    乐初甜甜唇角,明显动了心。

    肖故趁机将袖中的东西递过去,软声道,“你若是答应,明日一早拿了帖子去书院,我在书院等你。”

    可不就是被乐初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的那张价值千金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