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二十章 以后都叫叔
    乐初摆摆手,表示她什么也没说。

    “外边风大,先进去书院再说。”肖故抿着嘴角笑了笑,冲乐初做了个请的手势。

    乐初点头说好,正要迈步,袖子被人捉住了。

    “我也想进去……”韩离目光殷切的看着乐初,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喊,“大哥……”

    别说那可怜巴巴的样儿让乐初狠不下心拒绝,就凭那句大哥,乐初也不会抛下韩离不管。

    乐初心中一动,以同样的目光巴巴的看向肖故。

    问,“十七公子,不不不,肖夫子,我可不可以把他也带进去?”

    肖故眉心突突的跳。

    这就和人相熟了?

    不过萍水相逢,不过初次见面,就能对人掏心掏肺了?

    汨山书院,那是人人都能进的吗?

    肖故觉得,他可以宠着乐初,可以为乐初倾尽所有,可以为乐初为尽天下的不可为,但是不能任由乐初为所欲为,在原则面前,他坚决不能妥协,尤其是事关别人的,不管男人女人,他都要一概而论。

    是以,肖故没理会乐初的话,大手一挥先遣散了书院门口目瞪口呆的众人,再是回眸看乐初一眼,率先上了台阶。

    “肖夫子!”乐初撩起长袍就往前跑,跑上几级台阶,张臂拦下了肖故。

    她笑眯眯的问,“就不能通融通融?好歹是韩尚书家的小公子,人家有心求学,总这么被拒之门外也不好是吧?”

    她这样不学无术的都能进,韩离不能进,别说别人,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托您的福,我是攀了关系进来的,我没什么,可是您的名声不可以污,要是我进来了韩离没进来,别人说起闲话多难听。”

    乐初站在上一级台阶,和肖故的身高差别没那么大,左手一勾,就将肖故的肩膀勾了去。

    乐初不觉两人的亲近,头越发靠近了肖故,几乎是对着肖故耳语,“你就帮帮忙吧,我好不容易有个兄弟。”

    乐初的呼吸就在咫尺间,隔着衣衫,肖故甚至可以听见乐初的心跳声,一下一下,跳得强劲有力。

    他很满意这样呼吸可闻的距离,若是可以,他巴不得这一辈子都这么下去,谁也不来打扰他们。

    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是他如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肖故盯着乐初小巧的耳垂,舔了舔嘴唇,他真心实意道,“你若是缺少兄弟,为何不能是我?”

    只要乐初愿意同他亲近,哪怕乐初要上刀山下火海他都能陪着。

    世上所有的好东西他都能双手捧上送给乐初,他对乐初的一颗心,又岂是区区兄弟情义能比得上的?

    他这么义无反顾,为什么就不能是他呢?

    乐初看看肖故的脸,笑得有些难为情,“我觉得我们年纪不合适。”

    “怎么会不合适呢?”肖故完不认同乐初的说法,“你当弟弟,我当哥哥,任何事都有我护着你,这不好吗?”

    “我大哥说,只要是订过亲的男人,我都可以称呼为叔,您订过两次,按理说,我该称呼您为叔叔……”

    乐初的声音戛然而止,勾搭着肖故的手也弱弱的滑了下去。

    她就知道,说这句话不太合适……

    对一个被退了两次亲的老男人来说,这话确实太残忍了。

    看看肖故,多温柔体贴的一个人,这会儿阴沉着脸,脸黑得都能滴出墨来了。两只氤氲的眸子也冷冷的,仿佛淬了毒。

    知道肖故脾气不大好,也见识了肖故对待别人的态度不大好,乐初心里面更是发怵。

    她一点儿也不怀疑肖故会一巴掌呼死她。

    忌惮着忌惮着,她脚步一转,就要开跑。

    没来得及跑,人就被肖故拽到了怀里。

    肖故冷着声音问,“我说什么了你就跑?”

    乐初听着这话还有余地,拽了拽肖故的手腕,怯生生的问,“要不,我以后都叫你叔叔?”

    肖故的脸彻底黑了。

    他有这么老?

    他知道前世乐初就总是嫌弃他年纪大,可他和乐初差了不过五六岁,这样的差距,竟然能被称呼一声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