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二十二章 韩小狐狸
    乐初受不了肖故嗔怪的眼神,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将肖故伤得体无完肤了,怪难为情的。急忙说,“我嘴飘,你就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肖故扣着乐初的手腕,将乐初更加拉近了一点,瞥一眼底下目不转睛盯着他和乐初看的韩离,问,“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多管闲事了?”

    “这怎么能是多管闲事呢?”乐初煞有介事的跟肖故解释,“我大哥说,好男儿为了兄弟可以两肋插刀,如今我兄弟想要进去学堂,我不过是竭力帮他一把算了。”

    “若我就是不准他进入书院呢?”

    “不准就不准喽,这书院又不是什么着实了不得的地方,不让进就算了。”

    “听你这话的意思,他若进不来,你也不进了?”

    “我既认了他当兄弟,理当如此。”

    乐初说得认真,肖故听得认真,两人姿态亲昵,中间却像是隔着永远都迈不过去的鸿沟。

    那鸿沟是无数的小事情一件一件串成的,也是两人截然不同的生存里面造成的。

    在乐初看来,朋友二字,看的都是缘分,若是合了她的眼缘,不管是认识十年八年的,还是认识刚刚认识的,既当了一声朋友,做什么都是要真心相待的。

    而在肖故看来,朋友是分三六九等的,有的朋友可以真心相待,有的朋友么,根本不值得动用真心。

    韩离么……

    肖故不否认他也曾看走了眼。

    彼时,乐初进书院没多久,成天儿的带着同窗们胡作非为,惹得书院里的夫子们一个头两个大,无数次被书院拒之门外的韩离便是趁着这当头混进去书院的。

    待韩尚书发觉,待夫子们发觉,韩离已经和乐初称兄道弟,两人好得形影不离,不论大事小事皆在一起。

    书院夫子听了韩尚书的话,有心把韩离送出去书院,却不想,韩离还没什么表示呢,乐初先不肯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乐初总有许许多多还击的方式,时间长了,夫子们束手无策,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都不管了。

    他那时笑话乐初的有眼无珠,有心放任乐初帮着韩离留下也不过是想要乐初栽一个跟斗。

    别人都说韩小公子本性纯良,不谙世事,却不知这只小狐狸贯会利用别人来达成自己的心愿。

    有了乐初的维护,小狐狸今日教训这个对他出言不逊的人,明日教训那个对他不甚客气的人,没过多久,不仅在书院中没人敢看不起他,整个云京城的纨绔都不敢轻易的招惹。

    这一切,都源自乐初。

    他笑乐初傻,被人当棋子使了还没心没肺的。

    不成想,乐初落败,锒铛入狱之时,小狐狸竟然一改明哲保身的处事原则,不顾韩尚书的打骂,不顾府中长辈的劝慰,铁了心似的要同乐初共生死。

    乐初进去天牢,小狐狸就想方设法往里面塞银子,教乐初冷不着饿不着。

    乐初被新皇拎了去算账,小狐狸就跪在御书房的门口,一口一个求皇帝放过乐初,喊得嗓子沙哑了,磕得头破了,依旧死死坚持着。

    那一刻,他有些恍然乐初为何会对小狐狸掏心掏肺的好,世人应当都没有想到看似懦弱的韩小公子会那么决绝,为了乐初负荆请罪,为了乐初四处奔波,为了乐初不惜与亲生的父母断绝了关系。

    他笑话小狐狸不自量力,笑话小狐狸单纯得可怜,百般笑话的同时又忍不住嫉妒小狐狸精对乐初明目张胆的好。

    不似他,分明绞尽脑汁,分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分明辗转反侧夜不成寐,却害怕被旁人看出一二。

    后来,小狐狸没救下乐初,他也没有救得乐初,本就没有太多交集的两人自然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再后来,乐初去世后的不知第几年,小狐狸成亲了。

    成亲的那日,他看见了骑着高头大马的小狐狸,那一日的小狐狸穿着喜袍,笑得恣意风流,言行举止间有几分乐初特有的乖张。

    他嫌碍眼,匆匆一瞥便离远了。

    肖云告诉他,自打乐初走后,小狐狸时常去姑苏,在姑苏对新娘子一见钟情,也是命定的缘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急不可耐,仅花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抱得美人归。

    他但笑不语,不愿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扰了他的心,便也假装不知小狐狸那个所谓的一见钟情的人唤作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