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三十三章 稳住霸主地位
    青颜怔愣了一瞬,眉目间是分明的诧异,看清楚沈梦知脸上的认真严肃,神色变换反复,终是垂眸敛了情绪。

    半晌了,才憋出一句,“沈梦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沈梦知面色不改,还是那样坦然的模样,“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放心,此时此刻的很清醒,很清醒自己在想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青颜,你如实相告,你喜欢我吗?”

    青颜低低的笑了一声,像是喟叹,又像是不屑,泛白的手指在桌面叩击了一下又一下,口气一如既往的狂妄,“我不是肤浅之人,不在意容貌如何,我若喜欢,再丑也是我心尖尖上除不去的魔障,若不喜欢,天仙也入不得我的眼。”

    “只是,世间多得是善解人意的温婉贤淑的女子,我是有多想不开才会喜欢沈姑娘这样两面三刀的心思深沉的狠厉之人。喜欢你……喜欢你……沈姑娘说话之前都不考虑考虑的么,实在太可笑了。”

    “一样的,这最后一句话原封不动送还给神医。”沈梦知一点儿不恼,相反的,眉头彻底舒展开来,像是终于盼到了想要的答案。

    她煞有介事的说,“在我看来,神医多管闲事时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可笑,现下,神医应当知道了吞下一只苍蝇的那种感觉,死不了人,却是十足十的恶心人。”

    青颜面上的得意倏然沉郁。

    同沈梦知说道,除非是沈梦知不愿意理睬,否则,从来都如此,饶是伶牙俐齿如青颜,是也占不了上风。

    沈梦知狠就狠在,她不仅戳对方的心窝子,拿了最直白的话来刺激人,连自己也不放过,说别人什么,总要将自己也拖下水,甚至比打击别人更狠,更狠的将自己踩在脚底下。世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那样的豁的出去,只有沈梦知,折人八百,自损一千。

    骂青颜恶心人,却也先说了自己恶心人,这样推己及人,将道理讲得明明白白,任谁都能听得明白,就是找不到反驳的话。

    青颜气着气着,兀自笑了起来,方才还冷清的眉眼登时沾染满满的笑意。

    道,“沈梦知,你很好。”

    言罢,起身出去房门,步履沉沉,连头也不曾回。

    沈梦知坐回原位,看着青颜几乎没动的饭菜,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嘴角,便久久的坐着,动也不动了。

    这般安静,倒是吓坏了卿卿小缘伺候的下人,一个个的屏息凝神,丝毫不敢动作。

    李嬷嬷小心翼翼的问,“姑娘,可是在意神医说的话了?”

    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李嬷嬷知道沈梦知的性情,并非十足十的在意脸上的疤痕,也并非旁人以为的那样在意女儿家的颜面,这样的沉默,或许是因为说话的那人是神医。

    不论其他,单是那张皮囊就迷惑了万千女儿的心,十二三岁的年纪,喜欢这样的人,无可厚非。

    沈梦知却只是笑,“嬷嬷多虑了。”

    眼下,她只想保住父亲和兄长,只想在偌大的上京为沈府博得个立锥之地。

    儿女情长,那不是她所想的,也不是她应当想的,更不是她愿意想的。

    她这样的沉默,无关风月,只是气愤青颜的咄咄相逼与自己的无能为力。

    青颜将梦老夫人推出来,无非就是将她再一次放到风口浪尖,让她好不容易回旋平静的生活又卷入漩涡泥泞。

    而她,竟然只能顺着青颜想的那样,一步步的涉足,一步步的深陷。

    她知道的,青颜也知道的,梦老夫人要是死了,她一定会登门,不为其他,因为这上京城中,只有梦江南愿意帮衬她的父兄。

    她纵富可敌国,没有权势,也不过是人人忌惮的毒妇……

    当天夜里传来了梦老夫人的死讯,彼时夜雨声烦,直到早晨,尚且淅淅沥沥。

    次日一早,初晴亲自去卿卿小缘告知,青颜有事,诊治的事挪到改天。沈梦知点头,换了件素净的长衫,准备去孟府,还没去到前院,就看见了立在长廊那头的沈君知。

    沈梦知加快脚步上前,问,“阿兄,你要出门么?”

    沈君知看着沈梦知肩膀上细碎的雨珠,面上嗔怪,却也没说什么,将伞挪到沈梦知头上,便领着人出门了。

    瞧着是去梦家的方向,知道沈君知这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前去,怕她独自受了流言蜚语,沈梦知抿唇笑了笑,不过刹那,额头便挨了一个暴栗。

    “阿兄!”沈梦知瞪着沈君知,“我不是小孩子了。”

    沈梦知冷哼,“你也晓得!让你有事同我商议,你这自作主张的习惯当真改不掉了。”

    沈梦知这回不敢吱声了。

    没多久,两人便到了梦家。

    梦家人对沈梦知兄妹没什么好脸色,想来是有人做了叮嘱,是以不敢造次,态度还算恭敬,一路将两人领到了灵堂。

    灵堂中跪了许多着丧服的人,梦家的子女,除了远嫁或出门在外来不及赶回来的,都在这儿了。其中,以梦江南为首。

    梦江南带着众人磕了头,便起了身,叮嘱几句,将人遣散后才走到沈梦知两人面前。

    沈梦知和沈君知齐齐道,“梦寺正节哀。”

    梦江南的眼眶微微泛红,不难看出心中悲恸,闻言,却是扯了扯嘴角,故作轻松道,“生老病死,再正常不过,所有人都逃不过这一天,祖母去时没受什么苦,想必也是解脱了。”

    沈梦知听到这句,不由得看了一眼梦江南的表情。

    前世时,哪怕她死了,梦老夫人都好好活着,她也是不知道梦老夫人同她祖母间的那些事儿的。

    却是不知,梦江南是否知道那些龌龊。

    青颜知情,同梦江南又是手足兄弟的情意,瞒谁,也不会瞒梦江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