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偏执首辅赖上我 > 第四十四章 挑拨离间
    .

    待乐初坐下,肖故命人给乐初添了碗筷,再是十分自然的往乐初碗里夹了一块点心。

    说道,——“今日是你有口福,赶上了公主带过来的吃食。御膳房师父做的点心,天下一绝,你尝一尝。”

    别说给人布菜,劝人吃菜,单只是这样的温声细语也是绝无仅有。

    永善公主不由多看了乐初两眼。

    乐初心中有鬼,不敢直视永善公主的目光,忙拿起筷子把点心塞进嘴里。

    不过一瞬,味道彻底在舌尖化开,似浓浓的,又似淡淡的,五谷香中带了花朵的甜,花朵甜里又带了一丝果子的酸,各种味道混杂在一块儿,偏不让人觉着乱,反而格外爽口。

    乐初吃得眯了眼睛,早忘记永善公主还在看她,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了一句,“好吃!”

    肖故立马道,“再尝尝这个。”

    一杯分不清是茶是汤的玩意儿被推到面前,热腾腾的,还冒着热气儿。

    乐初闻着那香味儿,没管三七二十一,端起来就是一口,喝过之后忍不住赞叹,“这是什么神仙汤,好喝,太好喝了!御膳房里出来的东西,味道就是好!好!”

    肖故闻言不为所动。

    倒是永善公主解释——“这是十七公子独有的手艺,宫中御厨如何能相比。”

    “肖……肖夫子做的?”

    乐初真是开了眼界。

    堂堂十七公子,养尊处优的儿郎,按理说,应当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地不仅会煮茶,还会煮汤?

    既能当得夫子,又能煮茶做汤,加之传闻中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怀胎十月生孩子,这十七公子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永善公主煞有介事的点头,“这世间,没有十七公子不会的事情,但凡十七公子想做的,都会做成的。”

    永善公主回答得很认真,一双眸子亮晶晶的,里面只剩下信任和笃定。

    看向肖故时,满眼柔情蜜意几乎溢出眼眶。

    有些羞答答的,又很是坚定,活脱脱的勾人。

    想必,这就是词话本子里说的爱意?

    乐初啜了一口神仙汤,满心焦虑。

    一个是天家帝女,一个是贵胄子弟,即便成亲也是门当户对,别说永善公主那么那么喜欢肖故,雷打都不动……

    她眼巴巴的凑上前想要拆散两人,难。

    可,这么好的姑娘,她是不能让肖故糟蹋了去的,肖故冷冰冰的,城府还深,哪像是会疼人的?

    永善公主嫁过去,不是独守空床就是独守空床,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她一眼就看中的姑娘哪,哪怕她做不得什么,也一定要亲眼看着她幸福才是。

    别的不说,反正她打从心眼里觉着永善公主和她的小狐狸挺般配的。

    这个月老,她得当。

    这根红线,她得牵。

    至于办法嘛……

    最好的办法就是两头下手,双重保证。

    行与不行,总得试过之后才晓得。

    乐初心里这样想着,余光往永善公主身上扫了一眼,哪知,永善公主竟站了起来。

    “还要去七哥府中,就不在十七公子这里叨扰了。”

    肖故跟着站起来,拱手道,“公主慢走。”

    乐初忙放下筷子,也跟着站了起来,客气的说了句,“公主慢走。”

    永善公主看看神情自若的肖故,再看看笑容满面的乐初,不知想到了什么,寡淡的笑了笑,领着一众人走了。

    肖故没事人一样坐下,继续给乐初夹点心添汤,仿佛永善公主在于不在,都同他没有多大的影响。

    看来,肖故对永善公主,或许真的没多深的感情,如此这般,她想撮合永善公主和小狐狸,兴许没有她打算的那么难。

    大好姻缘,指日可待啊。

    “想到什么了这么高兴?”肖故问。

    她笑了吗?

    乐初赶紧摸摸唇角。

    好像是笑了,笑得还挺开心……

    “肖夫子。”乐初收起笑意,刻意板正了脸,“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对待公主。”

    “怎么?”肖故抬头瞥了乐初一眼,“你是觉得,我应当亲自将她送去七王府?”

    “哪能啊,我可没这么想。”

    肖故要是亲自去送了,永善公主心里还不乐开了花儿?

    乐初顺势坐回原位,一本正经的告诉肖故,“旁人觉着你和永善公主般配,我却不觉得。”

    “哦,此话怎讲?”肖故眉毛一挑,明显来了兴趣。

    乐初清清嗓子,声音反而更低了,“你想啊,虽然你是国公府的十七公子,是别人口中的人中龙凤,可再怎么说,同真正龙凤还是有差别的。永善公主呢,是皇帝最宠爱的女儿,自幼被人捧在手心长大的,性子难免娇纵霸道。你们俩要是成了亲,府中谁说了算?要是吵架了,谁先低头?她是公主,势必事事都要高你一头,到那时,不管是皇帝还是国公府的人,指定都是站在她那边,那你还能有什的好日子过?”

    肖故越往后听,脸上的笑容越是克制不住。

    “既然都选择了成亲,那就是名副其实的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谁说了算不是一样?如你所说,她是公主,我是国公府的十七公子,我们二人自小学习礼仪,如论如何是吵不起来的。彼此尊重,相敬如宾,何来的没有好日子过?初公子,你多虑了。”

    乐初一听这话就不对劲儿了。

    她是来雪上加霜,想离间两人关系的,怎地,肖故方才对永善公主还不冷不热的,经她的一番话过后,居然多了几分真心?

    她离间的话,这么没用?还起相反的作用?

    “肖夫子。”乐初舔了舔嘴唇,凑近了问,“你是不是……其实是喜欢永善公主的……只是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所以才表现得冷淡的?”

    永善公主喜欢肖故,要是肖故也喜欢永善公主,人家两人两情相悦,她再做这做那就不好了。

    凡事有原则,她不能坏了自己的规矩。

    肖故却摇头,“不喜欢。”

    不喜欢?

    不喜欢还那么认真的和她说那么多?

    逗她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