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绝山 > 第三十四章 承天开教-3:毁个神像助助兴
    吃顿饭就能了解到承天教的不少消息,翁锐他们也是颇感意外,这也再次说明承天教势力的膨胀。

    “师兄,我们真要去找一个承天教的庙宇拜拜?”吃好饭继续上路后不久,孙庸忍不住的问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犹豫。

    “我们也没必要专门去,要是真碰上了拜拜也无妨,”翁锐道,“这保佑平安的真神我们总得去见见。”

    “见什么见?”朱玉很是敏感,首先不干了,“师伯和师父在家还等着见珏儿呢,你们咋就那么多事?”

    玉儿也是被这一阵子的各种事弄怕了,珏儿被劫这么久,为了他孙庸连门主之位都弄丢了,她是生怕这一路上再出什么差错。

    “呵呵,玉儿说得对,”翁锐连忙笑道,“我们就先回八公山,等把我们的宝贝珏儿送到爷爷奶奶手上再说。”

    “你们两口子可真是,”龙玉倒显得非常轻松,“儿子现在就在我手上,道家三圣门的三位门主都在这里,我就不信江湖还有什么人能在我们面前生事?”

    “我们当然不怕有人生事,但也尽量不要去惹事,这打打杀杀真的不是啥好事。”孙庸有点感慨。

    孙庸经历了这许多事情,现在也卸掉了天枢门门主之位,心性忽然淡薄了许多,看着身边的儿子,眼里满是爱意,这种江湖争斗似乎离他越来越远。

    “我也不喜欢打打杀杀,更不喜欢别人拿我的孩子做要挟,”龙玉似乎对孙庸的这个态度有点不满,人家毕竟都是为了我们的事去的,“好像这些事也从不是我们惹的吧?”

    “哦,是是是,”孙庸也感到自己失语,连忙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呵呵。”

    看着现场的气氛忽然有些尴尬,季瑜连忙转换话题。

    “翁门主,听你刚才对那个屈明的意思,好像你挺支持他去加入承天教的?”季瑜道。

    “哼,他这哪是支持呀,简直是教唆他去加入了,呵呵。”孙庸也接话道。

    “你们这都听出来了?”翁锐佯做惊讶。

    “我们又不是傻瓜,”季瑜道,“快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其实这也算不上啥想法,我都给屈明讲得很清楚了,”翁锐道,“在外面光听人家传来传去,还不如自己加入进去弄个明白。”

    “你是想让他给我们传递消息?”季瑜道。

    “我们和他没有啥交情,他的话也未必信得过,”翁锐道,“既然别人都已经开始进攻了,我们也得布布局,就算是摆几个闲子也无不可。”

    “师兄说得对,”孙庸道,“我看这些人见了师兄,都很有些要结交的意思,你要对他们说些什么,他们肯定会听。”

    “人家也想结交你们,可你们不理人家啊,呵呵,”翁锐笑道,“我已经吃过亏了,和我们靠得太近弄不好会伤着他们,这事还得弄得隐蔽一点,最好在表面上看不出和我们有任何关系。”

    “这倒是个方法,”孙庸道,“但这人要十分可靠,特别是要保证从来和天承教没有过往来的人。”

    “这和翁师兄有来往的人也都不行了,”龙玉道,“他现在的名声太响,到哪里都是别人关注的焦点,和他来往的人也会受到关注。”

    “这我倒想起一个人,”季瑜道,“我入天玑门前的一个发小,他们家在我们老家也算是一个武学世家,他现在也是该门的少主了,虽不是什么大门派,但他们的武功自成体系,确实也很不错,前些年我回家还见过他一面。”

    “他没去过你们龙目山?”翁锐道。

    “从来没有!”季瑜肯定的道,“我离开的快二十年,除了那次相见,我们的交往也很少。”

    “那你怎么了解他?”孙庸道。

    “这个有他们在当地世代留下的家风和口碑,”季瑜道,“再说了,前些年见的那一面,我们聊了很多,他对你们二位也是仰慕的紧。”

    “恐怕他对你也很敬仰吧,嘻嘻。”龙玉笑道。

    “小姐,您怎么也笑话我。”季瑜道。

    “这个人倒是不错,”翁锐道,“但安排需要仔细一点,不要露出什么破绽。”

    “这个你放心吧,我会亲自去安排。”季瑜道。

    众人边说边走,一个时辰倒走出了二十几里地,路过一个不小的集镇,本来只有偶尔碰到的行人却渐渐多了起来,还不时碰到一些三五成群的人,看样子大多数人去的都是一个方向。

    “大婶,这么多人都去干什么呀?”朱玉拉着一位路过的大婶问道。

    “你们都是从外地来的吧,”那位大婶热情地道,“我们这里的天姆庙今天落成挂彩,大家都去朝拜,你们路过也去拜拜吧,很灵的。”

    大婶说完这句话就去追赶她的同伴了,但翁锐、孙庸和季瑜却愣在那里,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种机会怎么好放过,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几乎在同时点了点头。

    “你们要干什么?”朱玉道。

    “这不是你打听出来的吗,”翁锐笑道,“就在眼前,不去看看岂不可惜了,呵呵。”

    “那也不行,”朱玉急道,“就算我多嘴好吗?”

    “玉儿,没关系的,”龙玉道,“有他们几个大男人跟着不会有事的,再说了,我和珏儿也想去看看热闹。”

    龙玉一看三个男人都动了心思,说什么她也要成全,何况江湖儿女没有几个怕事的,这些事还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好吧,”见大家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朱玉无奈的道,“说好了,只是去看看,不准生事。”

    朱玉也不是个怕事的人,只是碍于孙珏刚刚被救出来她才一再坚持,见他们意见统一,自己也只好先退一步。

    “好好,绝不生事。”翁锐赶紧道。

    这两口子一唱一和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他们一行人跟着人流出了镇子,远远就看到道路旁的一块新平整的地上矗立起一个暂新的院落,周围矮墙环绕,看起来规模不小,一个牌楼之后,是前殿、大殿、后殿三重院落,每进院落两边都有厢房相配,在左边还有一个不小的跨院。

    从整个布局看,很像中土的大宅院落,但其房屋挑檐都弯起很高,顶部都起了尖顶,院落中间大殿之上的尖顶更是擎天而立,配以褚蓝相间的装饰,相形之下,有说不出的怪异,甚至在翁锐眼里都有几分邪气。

    到了近处,看到这一片建筑,除了风格迥异与中土,其用料做工还是很不错的,连翁锐这个大行家也暗自赞叹不已,相询之下,竟然是出自仙工坊之手,看来这个承天教和玄墨、仙工这些门派的关系在加深。

    整个院落的出入口是一处几乎与前殿等高的牌楼,三门四柱,上面的装饰虽不复杂,但线条形态聚拢扭曲,倒是和里面的建筑风格十分相配,在牌楼之上篆刻着四个大字:承天启韵。

    这几个字写得怎样就不必说了,但其内容还是很具野心,有点上承天意、下达黎民、整个天下唯它莫属的味道。

    前殿并不是很大,但位置很好,正好正对着牌楼,按中土的**,具有避煞、迎福、纳财之意,进得殿来,正中的一座神像竟是一尊怪兽,中土的大地上和传说中都没有这样的,青面獠牙,似鬼非鬼,似神非神,气势还是不小。

    在前厅的两侧,各有两尊塑像,都是各种怪异的兽类,高大威猛,栩栩如生,还执有各种诡异的兵器,张牙舞爪,怒视着进来的每个人,胆小的人在这里站站都会有点胆颤心惊。

    道家修炼讲究承天应地扶正祛邪,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翁锐见到这种景象,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孙庸和季瑜也有同感,而龙玉更是看了一眼之后就快速把孙珏带了出去。

    对这些无趣的东西看了几眼之后,孙庸和季瑜就从怪兽神相后的门里走了出去,而翁锐虽说跟着走到了门口,却愣愣的站在了那里,忽然间他有了一个想法,看着殿内暂时无人,双手一振,左右挥出。

    “轰!”

    一声巨响,前殿左右两边的塑像轰然碎成粉末,在漫天飞扬的尘埃中,翁锐飞身而出,回手隔空一掌,也将正中间的兽像打个粉碎。

    “是谁这么大胆敢砸承天教的庙宇?”

    说话间闯出一名壮汉,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每人手里都有一把利剑,在中院把翁锐团团围住。

    朱玉气恨的看了翁锐一眼,说好不惹事的,他却一来就砸了人家的神像,不过这时候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和龙玉一左一右紧紧的把孙珏拉在中间,而孙庸和季瑜却笑吟吟的站在朱玉他们身旁,似乎眼前的事和他们一点都没有关系。

    “哼!这些乱七八糟骗人的东西,砸了就砸了,你们能怎么样?”翁锐冷哼一声道。

    “说的倒轻松,你知道我们是谁吗?”那名壮汉道。

    “我对你们是谁一点兴趣都没有,”翁锐道,“只是这些破神相看着就来气,所以就给砸了,省得他日后骗人害人。”

    “敢对神不敬,上!”

    壮汉一声呼唤,跟他出来的这群人就一拥而上,恨不能几下就将翁锐剁成肉酱,但这十几个人在翁锐这里太排不上用场了,三下五下,就被他徒手扔了一地,哭爹喊娘的爬都爬不起来。

    撂倒了这群人,翁锐才缓步走到大殿跟前,见他过来,原来还在大殿拜神的人们纷纷逃离,生怕他再次出手伤了自己。

    这座大殿很高,足有前殿的两倍有余,宽度深度也是大大超过前殿,整体来看,他就是整座庙宇的中心。

    翁锐没有进去,从大殿门口,他可以看到里面的天姆塑像,高约两丈有余,说实在的,模样还真是不错,高鼻、阔眼、瘦削脸,与中土人的面孔显著不同,慈祥中还带几分犹豫,确实有点恩施天下的仪态,难怪能有那么多人痴迷。

    在大殿的两侧,各有数尊比真人略高的塑像,虽是清一色的女人,但姿态各异,容貌不同,就连肤色也有很大区别,似乎是天姆的侍女,又好似天姆的信徒,看得翁锐不觉微微摇了摇头。

    看到翁锐摇头,一位老妇人赶紧远远的跪下,高声道:“小伙子,你可不能毁天姆神像啊,这会遭报应的。”

    “哈哈哈,”翁锐朗声笑道,“这都是承天教骗人的把戏,无非就是要骗大家的钱财,我就不信这尊泥塑的神像能给我什么报应!”

    话音刚落,翁锐回身就是隔空一掌拍向了天姆神像,他这一掌几乎是用上了十成的内力。

    “轰!”

    “轰隆!”

    “轰隆隆!”

    这一掌下去,一声巨响之后,又连续不断的发出数声轰响,连整个大殿都在震动,最后才慢慢归于寂静。

    这时的大殿里面及大殿附近,几乎已经被飞扬的尘土包围,人们纷纷远离躲避,谁也顾不上去看这大殿里到底被打碎了什么。

    “你…你……”倒在地上的壮汉气得说不出话来,狠声道,“有本事你留下姓名,自有人会找你理论!”

    “哼,这个我还真是不怕,”翁锐道,“承天教的庙宇落成挂彩,我来毁几尊神像助助兴,谁要是不服,尽管让他来天工门找我翁锐。”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