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其他小说 > 精灵之山巅之上 > 第970章 变幻自如战术
    燕返,飞行系快攻技能。

    鸟类精灵使用燕返大多会在空中旋转一圈以增加速度和威力。

    但甲贺忍蛙使出来,却颇有一种连续居合斩的味道,完没有一点燕返该有的样子。

    但是,哪怕换了呈现方式,燕返就是燕返,对斗笠菇四倍克制

    而脆皮之间的战斗往往就是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默言预判了政熙的预判,加上甲贺忍蛙干脆利落地执行,斗笠菇没两下便被燕返切倒了。

    “斗笠菇失去战斗能力,甲贺忍蛙获胜请训练家政熙更换精灵”

    甲贺忍蛙首战告捷,但稍微懂一点战斗的人都知道,这一场完是训练家之间的碾压。

    连续输了三场,让前不久才获得准天王锦标赛冠军的政熙不禁疑惑。

    自己之前参加的比赛都是假的

    深吸了一口气,政熙将杂乱的思绪部压下,随后顽强地派出了第四只精灵。

    “章鱼桶,加油”

    见场上再次有两只精灵后,裁判这才缓缓道:“战斗继续”

    这一次,甲贺忍蛙率先发动了攻击,拿着还没有消失燕返式居合斩,快速向章鱼桶冲了过去。

    而直到甲贺忍蛙已经冲到章鱼桶面前时,政熙的命令才堪堪响起。

    “电磁波”

    “呜哇”

    章鱼桶看都没看跑过来的甲贺忍蛙,自顾自地闪烁起蓝色的电光。

    蓝色电光快速释放,眨眼间便横扫了一圈场。

    下一刻

    燕返命中

    电磁波命中

    “章鱼桶,充电光束”

    政熙有些振奋起来,电磁波让甲贺忍蛙速度减半,对于速攻型精灵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影响

    而章鱼桶虽是水系精灵,但同时也能学会很多其他属性的技能。

    电系技能充电光束球,无疑会对水系的甲贺忍蛙完成不小的伤害。

    这下应该有赢的机会了吧

    政熙心中期待着。

    果然,陷入麻痹状态的甲贺忍蛙直愣愣地蹲在原地,双手插进土里,玩起了泥巴。

    只听砰地一声,充电光束直接在甲贺忍蛙身上炸开。

    政熙狠狠挥了一下,心想就差补个刀这局就能赢了。

    但很快,甲贺忍蛙眼神都不变一下地冲出了充电光束的爆炸范围。

    与此同时,默言的命令也同步响起。

    “暗袭要害”

    歘

    章鱼桶也不是擅长速度的精灵,所以暗袭要害成功命中,直接将章鱼桶打得倒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政熙惊呼一声,一只水系精灵,硬生生承受了一击充电光束的攻击,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甚至还爆发出了更强的攻击

    但默言这边却暗道可惜,甲贺忍蛙还是缺乏些经验,不知道章鱼桶这种精灵要害在哪里。

    不然,这场战斗应该还能结束得更早一些。

    至于为什么甲贺忍蛙被充电光束打中还能如无其事地发动反击,自然是特性变幻自如生效了。

    变幻自如,随着自身所使用技能的变化,属性也随之变化。

    那时的甲贺忍蛙,是地面系

    “暗袭要害”

    “呱”

    “章鱼桶,站起来用种子炸弹”

    电系的充电光束不行,那就用草系的种子炸弹

    政熙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原因,表示刚刚甲贺忍蛙似乎在玩泥巴。

    玩泥巴,它也是一个技能,让电系威力减半的技能。

    与此同时,默言已借着同频共振法,瞬间吩咐甲贺忍蛙完成换招。

    燕返

    下一刻,种子炸弹飞至甲贺忍蛙近前,却被甲贺忍蛙一招燕返竖劈整整齐齐地切成了两半。

    两半种子在甲贺忍蛙两边炸开,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更何况,现在的甲贺忍蛙又变成了飞行系

    不用默言吩咐,甲贺忍蛙再次乘胜追击,裹挟着燕返欺身而上,对着章鱼桶就是一顿狂切

    政熙捏紧拳头看着眼前的一幕,心疼章鱼桶的同时也在等待机会。

    他在等电磁波的麻痹效果生效

    但是,一直到章鱼桶都快被切成章鱼圈了,电磁波带去的麻痹效果仍旧没有出现哪怕一次

    默言看着一言不发的政熙,稍微一想便猜到了原因。

    麻痹效果

    这辈子恐怕等不到咯

    玩泥巴状态下的甲贺忍蛙是地面系的。

    哪怕体内还残留有微弱的麻痹电流,也被充电光束攻击一并带走给导入了地下。

    那个时候开始,电磁波就不再对甲贺忍蛙有任何影响。

    终于,章鱼桶就这么被燕返硬生生切倒了。

    “章鱼桶失去战斗能力,甲贺忍蛙获胜请训练家政熙更换精灵”

    四连败

    政熙神情恍惚地收回了倒下的章鱼桶,再看看对面生龙活虎的甲贺忍蛙。

    或许我今天打得才是个假比赛吧

    默言看着政熙的样子,有些同情,但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

    他其实是想低调一些的,奈何颜值和实力都学不允许啊

    “请训练家政熙派出对战精灵”

    冷漠无情的裁判直再次催促了起来。

    政熙猛然惊醒,却发现观众们都在卖力地鼓掌,为自己都加油。

    这么一下子,让政熙瞬间回想起但是发起挑战的初衷。

    是为了赢吗

    或许有点。

    但更多的,是想变强

    “只剩你们俩了,谁先来”

    这次,政熙索性将剩下的两颗精灵球都拿了出来,主动问道。

    两颗精灵球疯狂晃动,都想立刻出场。

    政熙轻轻一笑,正准备派出下一只精灵时,却发现甲贺忍蛙也主动下场了。

    紧接着,一直浑身雪白,头顶弯月利刃,四爪狰狞的帅气精灵高冷上场。

    阿勃梭鲁,又有译名,灾兽

    当阿勃梭鲁上场,观众席上甚至还引起了一阵骚动。

    因为有传说曾描述,阿勃梭鲁是带来灾难的精灵,谁见谁倒霉。

    但在主持人费劲的讲解和安抚下,大家终于还是稳定了下来,

    灾兽再灾,不还是被收服了吗

    回到政熙这边,他无奈地笑了笑,心中已经没了任何其他想法。

    他只求自己不要输得那么难看。

    但是,阿勃梭鲁的出现也让他不再犹豫如何选择。

    “那么,就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