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其他小说 > 以契为证 > 第十四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能进来坐坐吗?”

    问橙还在打量谈星穿着的时候,谈星嘴上询问着问橙的意思,脚却已经先一步踏进了屋内。

    “欢迎……”问橙憋了半天不知道自己该说了,只蹦出了欢迎两个字。

    谈星站在玄关处打量一圈屋内,发现了一些打斗过的痕迹,随后她闻着血腥味走到鞋柜旁,拿起了那条被剑心用来擦剑的染血毛巾。

    “这血……是人血吧。”谈星捏着毛巾角将毛巾递到问橙面前,问橙尴尬的笑笑,抢过毛巾慌忙的解释着:

    “朋友手受伤了用毛巾擦了擦。”

    “你朋友人呢?”

    “刚走,你上楼的时候没看到他吗?”

    问橙有种被人逼问的感觉,看向剑心求助,剑心坏笑着摆摆手遁回青铜剑内,他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不想帮忙让问橙自己解决。

    “还真没看到有人下楼,你摔东西的声音盖过了我的装修声,我以为你遇到了麻烦,就上来看看顺便还你伞。”

    谈星解释着自己上楼的理由,又从问橙手中抢回毛巾,放到自己鼻子下贪婪的闻着上面的味道,突然话锋一转没头没脑的夸赞了问橙一句:

    “你的头发真漂亮啊!”

    说罢抬手就去摸问橙的头发,她冰凉纤细的手指穿梭在问橙的发丝之间,突然抓住了问橙的头发。

    “嘶……”问橙疼的倒抽一口凉气,伸手去掰谈星的手。

    “谈星,今晚的你有点怪怪的,你……”

    问橙话还没说完,谈星就像梦游中被惊醒的人一样,松开问橙的头发,弯腰低头卑微的跟问橙道歉。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伞还给你,我先回去了。”

    谈星仓惶逃走,留下问橙站在玄关处莫名其妙的看着屋外空荡的楼道。

    “嘿,这这栋楼真有毒吗?搬来的人怎么这么奇葩呢?”

    问橙正说着,谈星的尖叫声从楼下传来,问橙马上跑下楼敲打着304的房门。

    “谈星?谈星你还好吧,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我手破了,有点疼,没别的事了。”

    谈星慌乱的说着假话,生怕问橙继续关心自己,从而破门而入发现自己屋内的异常。

    她从楼上跑下来躲进屋里后,才发现自己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块染血的毛巾,玄关处镶嵌的装饰镜内,自己一身诡异的装束,人中处和嘴唇上都沾有鲜血;谈星被吓到惨叫惊恐的的将毛巾扔了出去。

    “你真没事?你的声音都打颤了。”

    问橙再次询问屋内的谈星,生怕她出现任何问题,自家楼下又出一起凶案。

    “你放心,我没事的,天不早了,我要休息了。”来看书吧

    谈星以天色不早为借口,再次拒绝了问橙的关心,跑进卫生间内疯狂的清洗着脸上的妆容和血迹。

    “额……现在才十七点二十二,这么早睡觉的?”

    问橙正吐槽着谈星的奇怪,楼下由选及近传来了两个男人和罗奶奶说话的声音。

    “师父,这里好宽敞啊!整层楼一年才一万块钱,这绝对是D市最便宜的地方了。”

    年轻些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还伴随着轻快的脚步声奔跑在楼道内,这种小孩子行为吸引了问橙的注意力,让她趴在楼梯扶手上向楼下看去。

    “你喜欢就好,别大喜大悲的,房东还在呢,要给她留下个好印象,好歹是有人肯收留咱们了,一会再给你师姐打个电话,让她给咱们送点吃的来。”

    年长些的声音比较稳重,似乎是这位被称为师父的人阻止了年轻人继续奔跑,脚步声破突然就停了。

    问橙探头看了会也没发现有人,以为他们是站在二楼的死角处说话,便从楼上走了下去,想认识一下罗奶奶的新租客。

    “罗姐,这层我们租了,咱们去打印合同吧!”

    年老的声音大吼着和罗奶奶交流,问橙正好从楼上走下来,被这声音震到心颤,捂着心口拐进203与204的死角处,问橙看清了面前的两个租客,愣了足足五秒钟,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向楼上跑去。

    棠杰正站在门口开心的看着204的房子,眼角余光扫到楼道内一个人影闪过,以为是除妖联盟的人不想放过师徒二人,又派人来搅局,阻止师徒两个租到房子,因此棠杰第一时间就追了过去,正好看到被台阶绊倒仓惶站起继续逃跑的莫问橙。

    “莫问橙!”棠杰认出了问橙,大喝一声响彻整个楼道。

    这一声连耳背的罗奶奶都听到了,她转头看向胥日昇问到:“小胥啊,你徒弟还认识四楼那丫头?”

    “您是说莫问橙吗?”胥日昇大吼着反问。

    “对,我要早知道你们认识就不收一万了,打个折八千就行,我还指望着她能照顾我到小青出狱呢。”

    “认识认识!我徒弟和她可熟了,回头让我徒弟多照顾照顾你。”

    胥日昇一听租房还能少花钱,就算知道问橙毁了棠杰的观像镜和九节鞭,也依然装作两边关系很友好跟罗奶奶套着近乎,随后比划着要和罗奶奶签租赁合同,两个人便一起下楼了。

    而棠杰这边追着问橙一路跑上四楼,冲着问橙家门一通踹,问橙挡在门后死死的抵住大门,生怕棠杰破门而入。

    “棠杰啊,咱们有话好好说行吗?别用这么暴力的方法对我啊!”

    “我暴力!你断我九节鞭碎我观像镜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暴力!趁着我们师徒两个被除妖联盟的人带走调查,你跑的倒是够快,直接连人都没了!骗我们的帐你想怎么还!还是说你准备用青铜剑抵账?我可是听说过契管局莫家的,多的是除了灵的好东西,一比一抵给我们都算便宜了你!”

    棠杰正在气头上,越拍门问橙越不开门,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从口袋里拿出根棒棒糖含在嘴里,冲着问橙家的门狠狠的踹了一脚。

    问橙家的防盗门凹出了一个脚印的形状,吓的问橙握紧青铜剑摆出防御姿势,离防盗门远远的。

    这一脚也把莫大宝和问谦吓醒了,等父子两个从昏沉沉的从屋内走出来时,防盗门就在他们两个眼前,从门口玄关处飞向客厅沙发撞向问橙。

    父子二人瞪大双眼看着问橙扎稳马步,手握青铜剑轻轻一挥,防盗门一分为二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御剑心?”

    问谦先反应过来,以为是御剑心附上了问橙的身,马上跑过去哄御剑心想让他消气,防止他把踹门的人给一分为二。

    可等走到问橙身边,问谦左眼中看到的是死鱼眼御剑心站在问橙身后,帮问橙握剑矫正动作,而门外站着的人居然是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