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其他小说 > 汉之熵 > 0454:激化
    “这,就是你那兄长,和黑翼教达成的协议”

    看完了内容,王迪扫了一眼下面跪拜着,有些忐忑不安的钟离盛,冷冷的问道,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感**彩。

    “不敢兄长岂敢妄自决断,只是盘抄录下来,听凭主公裁断。”

    虽然来的时候,钟离盛已经有了盘算,这一遭,不站队是不可能的了,之所以不想去咨询父亲大人的意思,就是怕这后面真有他老人家的活动痕迹,到时候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索性也不去问了,就当这一切都是大哥的主张,最后家族要做取舍的话就把大哥推出来背锅也不算是背锅,确实不干净,最起码,家族还是可以保的。

    只是,事到临头,钟离盛还是没有斗争过那残存的一丝亲情,心有不忍,遮掩了一下。

    也只能遮掩到这种程度了,大哥,望你日后好自为之吧,钟离盛心里默叹一声。

    “这些条件,你觉得可以接受吗”王迪倒也不意外,至少,一个还念有手足之情的人,品性上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当然,前提是立场要坚定,要有大是大非,不然,只能一起死了。

    “这属下”

    “但说无妨。”

    这是逼着自己站队,只能选一边的节奏了。

    “一条也不能答应,对于黑翼教这种人,慢说一条不能答应,就是一个字也不能同意,否则,荆州危矣汉家天下危矣”钟离盛狠下心来说道。

    嗯,不错,这个态度我喜欢。王迪很是满意钟离盛的姿态,如此一来,不管钟离牧的态度如何,立场是否坚定,哪怕真的参与其中,是个幕后主脑,最后也可以给他一个善终了。

    “既然不同意退让,那目前这局势如何处置”

    “家兄即便没有参与其中,但南荆州之军队,已是不可靠了,”钟离盛既然选择了队伍,自然不能再左右摇摆不定:“所以,此番前来,也是请求主公调派他处人马前往镇压,别看那黑翼教气势汹汹,实则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只要这黑翼教扫荡一空,其余闹事的商团更是不足为惧了。”

    “话虽如此,但是,你那兄长为何还如此嚣张,毫不介意和黑翼教同流合污,这其中内情可是能想到”王迪毫不掩饰的给钟离祎定性,同时,也抛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这”钟离盛面露难色,其中的玄机所在,他不是不有所耳闻,恰恰是知道一些事情所以才不知道怎样说,因为实话实说了,很有可能成了一道送命题。

    “今日只有你我二人,说就是了。”王迪执意钟离盛给一个答案出来,他,要的就是实话和心里话。

    “家兄也许依仗的就是、就是主公,”钟离盛斟酌着语言:“一时间腾不出手来对付黑翼教,毕竟,这扬州方面,越人攻势甚猛,黑翼教又已经摆明了和越人同盟,扬州一旦危机,则荆州就要腹背受敌,所以,主公对其中一方忍让,集中精力对付威胁最大者当是上策,眼下,这咄咄逼人的越人,和还只是有经济利益诉求的黑翼教比起来,明显是更应该对付的吧,呃,也许家兄就是这般考量的。”最后,钟离盛还特意标明是对钟离祎的猜测,不代表本人立场。

    “倒是有一定道理,”王迪笑笑:“不过怎么就认为这黑翼教才是更应该对付的呢毕竟,从长远来看,黑翼教危害更大啊。”

    “”

    “其实,你那兄长所依仗的,可不仅仅是是越人,”王迪知道,钟离盛是有所保留的,不过也没有拆穿:“眼下,越人在扬州闹事,李流李玄通,虽然说能力出众,但架不住这扬州久经战乱,百姓早已是苦不堪言,所以,也就是勉力支撑,若是不能及时出手援助,崩溃,也就是这五六十天的事情,那北边的司马氏,内有疫情所困,外有蛮族入侵,已经是步步后退,陈骞和石苞,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向南方撤退,我荆州北部,包括庐江一带,军情紧急,而且,这黑翼教在荆州愈发的猖狂,就是因为,季汉,已经被其渗透掌控的差不多了”

    王迪说的这些,对于荆州高层而言,并不是秘密,只不过,没有公开讨论而已,刚才有所保留不说,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那么八卦,没有掌握太多的权力,同时,也是给领导留点面子而已,但是,王迪倒是很坦诚,一股脑的都说了。

    也就是说,荆州的北部、西部和东部,军情都空前紧张,属于大后方的南荆州,自然要以稳定为大前提,不能再出乱子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钟离祎,自然是不能错过了。

    “北部和东部,属下倒也是有所耳闻,这季汉那里问题也真的如此严重了”琢磨了一下,钟离盛还是决定再装装傻,这样也显得“自然”一些,转变不至于太突兀。

    “确实很严重,”王迪心中一痛,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说道:“这半年来,黑翼教凭借强大的财力和人脉,迅速掌控了季汉朝堂,罗宪将军等人纷纷落马,不然的话,关彝将军那里也不至于突然吃紧,南荆州一带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黑翼教教众渗透进来。”

    这样说也是留了几分颜面,没把黑翼教的做大的主要责任推到钟离祎的头上虽然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主公有何打算”

    “这些条款,”王迪扬了扬手中的信函:“一条也不准允,与黑翼教,撕破脸就撕破脸,矛盾激化就激化,他不是要玩鸦片走私吗日后别的走私一律放过,专挑鸦片重拳出击;他不是想搞信仰自由,不再被歧视吗那就把这种歧视公开化,正式公告天下,黑翼教为非法组织,尤其是聚众闹事的,杀无赦,那些混进各级官府中的黑翼教成员均视为间谍、内奸,杀无赦,欢迎揭发检举,不然的话实行连坐,其上司、下属、同僚,知情不报者,一律同罪处;他不是要树碑立传,严惩首犯吗但凡在平定黑翼教过程中牺牲受伤的,重奖,击毙的黑翼教教众,三代五服之内不得从政,不得经商,就让他们臭名远扬,永世不得翻身”

    “主公”钟离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这特么是气话吧,就算要收拾黑翼教,也不能这么激化矛盾吧

    “放心吧,李流那里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关彝也能守住国门,只要以雷霆之势重拳出击,三十日之内荡平南荆州的黑翼教,局势,就还掌握在吾辈手中,你那兄长不做,我去做,你去做就是”

    这就是站队的奖励了家族的未来继承权,这是许诺给自己了钟离盛有点小激动,看来这一趟是来对了。

    “当然,”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王迪缓了口气,话锋一转:“调兵遣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大概十天左右援兵才能到位,所以,这几天里,还需要你和钟离恂,把局面稳住,或者说是,把黑翼教,和你那兄长给拖延住,让他们以为局势崩坏,不得不对黑翼教妥协退让,只是,碍于颜面,不能立刻答应,而且,大原则虽然敲定,一些细节上还是要商讨一番,只要稳定这十几天,大军就位,就可以谈判破裂开战了。”

    “只要拖延个十几天,令局势不至于进一步恶化就行了”钟离盛问道。

    “不错,具体的谈判细节也不做限制,你和钟离恂自己决断,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为了不打草惊蛇,难免行动有些缓慢,但,也就是十几天就可以到位,只要能把这段时间熬过去,你们二人,就是首功”

    看来这是早就有动作了啊,不然也不会动作这么快。钟离盛心怀侥幸的想着,再次庆幸自己这一趟跑过来表忠心,以至于自动过滤了“首功”这样的诱惑字眼。